我是怎麼走進遊戲這一行的【Part 7】盜版遊戲拷貝小弟轉職打雜遊戲企劃

收到了兵單之後,銀狐就辭掉了原本在精訊資訊的工作,利用還沒有入伍的最後幾天,很『用力』的不眠不休完了好幾天的遊戲。才剛買沒有幾天的Mega Drive版《夢幻之星 2 (Phantasy Star 2)》這款遊戲,就在這沒有後路的狀況拼命幾天順利的玩完了。於是1989年4月1日,銀狐就跟其他1583梯的大頭兵在松山火車站集合,開始了兩年的大頭兵生涯。

鷹式飛彈【銀狐當兵時的單位就是照片中這鷹式飛彈的演習營區】

在銀狐的那個時代,當兵的役期是兩年。由於銀狐在五專的時候有軍訓課,所以可以折抵45天的役期。因為銀狐並不是在正常的專科生畢業的時間點去當兵,因此同梯中並沒有太多的大專生。或許也是這個原因,在新兵訓練結束之後,銀狐被選入375梯的飛彈指揮部,再經過一段時間飛指部的訓練後,分發到位於淡水的某個飛彈基地。

聽到被分發到飛指部的單位,有些朋友羨慕的表示那是爽缺,接下來的兩年銀狐應該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不過,現實的狀況沒有這麼美好,銀狐被分發的單位是隸屬於營部的營部連,並不是那種位於深山或是海邊天高皇帝遠的駐地。而且那個營區還是每年飛彈演習的重點營區,因此沒有想像中那種爽歪歪的生活。

兩年的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銀狐就要退伍了(其實當兵的銀狐並沒有覺得時間過得很快,沒有遊戲玩的日子很難熬,是在外面的朋友覺得時間過很快)。當兵前工作的精訊資訊老闆在銀狐快要退伍前問銀狐當完兵要不要回精訊資訊工作,當時也還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的銀狐沒有多想就答應了,於是就在退伍之後就重回精訊資訊,重操拷貝小弟的舊業了。

在銀狐還沒有當兵前,精訊資訊的盜版遊戲生意已經在市場上被智冠科技超越(在前一篇文章『我是怎麼走進遊戲這一行的【Part 6】第一份遊戲產業的正職工作是盜版遊戲的拷貝小弟』),在有著價格優勢以及自家媒體~軟體世界雜誌的宣傳下,精訊資訊的盜版遊戲業績其實沒有比兩年前要好多少。雖然說在價格上精訊資訊也降低了盜版遊戲的價格來和智冠科技競爭,不過市場上智冠科技遊戲的普及率遠比精訊資訊高了許多。

軟體世界雜誌【遊戲雜誌是那個年代很重要的遊戲資訊來源】

而且智冠科技並沒有滿足這樣的狀況,他們開始接觸國外的遊戲廠商,用很低廉的價格以及特殊的手段簽了許多遊戲的代理權。當智冠科技獲得了某些遊戲的正式代理權之後,精訊資訊為了避免惹上法律糾紛只好放棄盜版這些遊戲的動作。雖然精訊資訊也嘗試著向某些國外廠商談代理權,在當時有幾間相當知名的國外遊戲廠商的代理權上與智冠科技競爭,不過畢竟動作晚了一步,也沒有足夠的財力來和智冠科技競爭,幾次競爭下沒有獲得遊戲的代理權。

只盜版那些智冠科技沒有取得代理權的遊戲不足以養活公司,而且這些智冠科技沒有取得代理權的遊戲智冠科技也成立了『副牌』盜版這些遊戲。再加上後續陸陸續續也有其他業者加入了這個代理國外遊戲的競價行列,小成本的精訊資訊更是無法和他們競爭,於是公司開始逐漸的轉型。

還在那個盜版遊戲的時代,精訊資訊也推出過一些自製的遊戲或是軟體,不過那時這些遊戲或軟體的作者都不是精訊資訊的員工。他們大多是學生,利用自己的課餘時間寫了遊戲或是軟體,然後找間軟體公司幫他們發行。發行公司會依據銷售的數量,計算版稅給這些作者。像是早期就開始投身自製遊戲領域的劉昭毅、蔡明宏、施文馮等人,都曾經和精訊資訊有過這樣的合作關係。

【備註說明】劉昭毅的作品是《星河戰士 MX-151》、蔡明宏的作品是《屠龍戰記》。至於施文馮的作品由於有一些問題,後來並沒有正式發行。而人稱『小李』的精訊資訊員工後來離開精訊資訊成立大宇,完全以自製遊戲的業務為主,於是蔡明宏與施文馮就這樣加入了大宇。

在精訊資訊決定要轉型的時候,公司內其實還是沒有研發單位的,那時精訊資訊的手上只有一款由林建中製作的《俠客英雄傳》的遊戲。在那之前,精訊資訊曾經發行過《勇者鬥惡龍》與《勇者鬥惡龍2》這兩款遊戲。這兩款遊戲是當時還沒有和Square合併的Enix在任天堂紅白機上發行的遊戲,兩位大學生因為很喜歡這兩款遊戲,在個人電腦上重製了這款遊戲交給精訊資訊發行。而林建中是這兩位大學生的朋友,在他們的啟發下也開始寫了一款遊戲,就是《俠客英雄傳》的原型。

精訊版勇者鬥惡龍的封面【精訊版勇者鬥惡龍PC版的包裝封面與封底】

【備註說明】從現在的眼光來看,當時這種把日本遊戲公司在遊樂器上的遊戲自行在電腦上重製的作法是種不尊重版權的行為。不過那個時候大家對於版權沒有那麼在乎,許多學生在開始寫遊戲的第一步就是找一款自己喜歡的遊樂器然後在電腦上重製。除了精訊資訊的《勇者鬥惡龍》系列,從軟體世界金磁片獎出道的《吞食天地》也是類似的狀況。這些遊戲雖然照著電視遊樂器的版本抄,不過無論是程式碼或是畫面上元素都是作者自己一筆一劃重製出來的,並沒有某些玩家以為的那種把遊樂器的卡匣插到某個硬體上,就會自動的把遊戲從電視遊樂器的版本轉換成電腦版本那麼的簡單 (笑)

回到《俠客英雄傳》這話題。那時候的《俠客英雄傳》雖然已經有了遊戲的雛型,不過剛好遇到個人電腦(PC)的螢幕從EGA進入VGA的普及時代,所以原本以EGA模式繪製的遊戲畫面要全部重新繪製。而《俠客英雄傳》的作者又很不巧的這時候在服役,所以遊戲只能靠他放假的時候一步步的改善。為了要加強遊戲的畫面,精訊資訊決定雇用一位專職的遊戲美術,於是那時還在精訊資訊工作的電腦玩家創辦人徐人強和銀狐就找了時間去看那一年復興美工的畢業展,就這樣找到了精訊資訊研發單位的第一位美術。

【備註說明】在之前的文章『我是怎麼走進遊戲這一行的【Part 4】一個字一毛錢的寫稿翻譯生涯』中,銀狐曾經說明過PC的螢幕從單色、CGA、EGA這樣一路進化到VGA。而原本只是少數人才用得起的彩色螢幕,也在銀狐退伍的這個時候因為價格比較平易近人,因此成為大家購買個人電腦時的標準配備。VGA有幾個不同的顯示模式,那個時期的遊戲大多是採用640×350的16色模式(《俠客英雄傳》也是),後來才漸漸的有比較多的遊戲採用320×200的256色模式。

有了專職的美術還不夠,精訊資訊還找了一位不用當兵的畢業生來擔任程式方面的協助工作,然後銀狐也加入了這個團隊,擔任各式各樣的打雜工作。那個時候的銀狐對於遊戲企劃這份工作其實沒有什麼概念,而《俠客英雄傳》這款遊戲由於作者本身也身兼遊戲企劃,因此銀狐大多只有協助修改地圖、測試以及遊戲說明書撰寫等等其他的工作。至於和銀狐一起去面試美術的徐人強,那時已經離開精訊資訊去追求他的理想創辦電腦玩家雜誌去了。

俠客英雄傳【俠客英雄傳這個字樣是用銀狐老爸用毛筆寫的】

銀狐是1991年2月過完農曆新年後就到精訊資訊開始上班的,拷貝的工作沒做多久就轉職開始做《俠客英雄傳》的協助工作,當年的7月《俠客英雄傳》在作者某次放假後順利完成上市,從這之後銀狐就全職開始擔任精訊資訊研發單位的遊戲企劃,也正式踏上了遊戲企劃的這條路。

  • Will Hung

    凌晨驟醒 迷濛之中意識飄到詹宏志先生特有的臉部表情,然後又飄呀飄的想到徐人強先生。不知道這廝現在在何方,開始緬懷起高中抱著電腦玩家讀過一遍又一遍的日子。
    人還在床上,google電腦玩家,想不到還有維基百科的文章, 輾轉到了這篇文章,發現居然是一兩個月前寫的!
    感謝你們帶給我的青春歲月,我會好好拜讀銀狐大的網誌。

    • 看就好,不要拜,我承受不起呀 XDDD

  • 凌欣然

    星河戰士、俠客英雄戰、屠龍戰紀那時都玩得很開心,現在才知道俠客的題字是銀狐老爸(老狐狸?)擔綱的。

    198x年是玩遊戲的好時光,一堆經典遊戲帶來美好的回憶。199x年就是做遊戲的階段了,回憶起來非常有成就感,嘴角會上揚。

    由於那時做了中文的封神榜,所以也免不了聽到我小時候這類話語….。

    其實這樣的困擾還算不錯啦。

    • 我家老爹除了會寫毛筆字,還會畫國畫。
      不過生出我這個不孝子,只會玩遊戲 XDDD

  • 柴田遊戲

    哇,這是我小時候玩的遊戲耶

    • 說好不提『小時候』這三個字的 …. 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