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產業歷史故事【20】救世主?救你老母啦

在任何的產業中,都會發生類似的現象。當公司有危機的時候,老闆會希望底下有個人成為救世主,然後這個救世主能夠解決目前公司的問題。

通常,這個救世主又分為從公司內部或是公司外部找尋的兩種管道。其實無論是那一種,如果老闆的眼光沒有問題,那麼找來的人也許真的能夠解決公司目前所遇到的問題。怕的是老闆的眼睛被狗屎給蒙住了,找來的人不要說是救世主了,結果還把公司內部搞得一團糟。

故事是發生在單機遊戲時代的一間遊戲公司裡:

這間遊戲公司的主要業務是研發遊戲,然後將研發好的遊戲交給另外一間大公司來發行。這間公司 (以下簡稱甲公司) 的規模並不大,原本一年大約只能完成一款遊戲。不過連續幾年公司的運氣都不錯,研發出來的遊戲銷售成績都有一定的水準,讓公司賺了不少錢。

手上有了錢,甲公司的老闆自然有了擴充產品線的打算,於是他將原本的研發團隊拆成兩組,又另外增補了一些新人,計劃這樣做公司未來可以每年推出兩款遊戲,如果成績能夠維持原本的水準,那麼就可以賺更多的錢。

很可惜的是事情並沒有像甲公司老闆所想的那麼順利,原本的研發小組在拆成兩組之後,反而發生了兩個專案都不順的現象。甲公司的老闆對於目前研發的狀況很不滿意,在某次和發行公司的窗口談到這件事時,那位窗口給了他很多的建議。

這位任職於發行公司的窗口 Z 先生,其實並沒有什麼研發經驗。在發行公司工作的這段時間,他的工作就是和研發公司接觸。由於這段經歷,Z 先生認為自已非常瞭解研發遊戲的控管。他曾經在公司內爭取研發管理的工作, 不過卻沒有爭取到。

甲公司的老闆面對著公司研發進度不順利的問題,此時遇到了 Z 先生,以為自己遇到可以解決公司問題的明燈,於是在多次和 Z 先生討論後,決定請 Z 先生到公司來擔任研發經理。Z 先生獲得這樣一個可以管理研發單位的機會,就這麼決定跳槽到甲公司。

到甲公司上班的第一天,Z 先生召集了所有研發單位的成員開會,在會議中,Z 先生對大家說了以下的話:

『今天老闆會找我來這間公司,就是因為大家在研發遊戲上做得不夠好,不過沒有關係,現在有我在,我會將大家原本不正確的方式做調整,只要大家都遵照我的作法,那麼遊戲的開發就會變得很順利。』

Z 先生這種把自己當作救世主的態度自然惹火了不少研發單位的人,再加上 Z 先生並沒有任何研發遊戲的記錄,更是讓許多人不服,不過畢竟 Z 先生是老闆請來的空降主管,就算不服也只能放在心裡。

很快的,Z 先生不懂得研發遊戲的狀況就造成問題了。某一天,其中一個專案在程式方面有了重大的問題,企劃提出來的規格,在目前的程式結構上無法接受。在那個 Dos 模式的時代裡,記憶體的使用是寸土寸金的,企劃提出來的要求如果照作,那麼記憶體會爆炸的。

身為研發主管的 Z 先生召開了會議,在會議中 Z 先生支持企劃的作法,要程式去想辦法解決問題。程式提出了一個解決方案,不過這麼作會有一些載入資料速度變慢的副作用。此時 Z 先生說「會有這樣的問題是程式寫的不好,你看國外某某遊戲都不會這樣。」

此話一出,會議室中立刻變得很安靜。原本想要說明這樣作會造成什麼影響的程式,氣得什麼話都不想再說,於是,就這樣的結束了會議,程式乖乖的照 Z 先生的指示去做。

沒多久,Z 先生的第二次考驗又來了。其中一個小組的專案,經過了大約半年的研發目前有了原型。當然這個原型要通過老闆和主管的審查,然後才能投入更多的資源去開發。在審查中,Z 先生很盡責的提出了很多他的看法,也點出了很多專案的問題,不過當專案的成員問 Z 先生,有沒有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時,Z 先生一句「這你們應該自己去想,不應該來問我。」讓研發成員呆住了。

Z 先生現在的身份,是甲公司的研發主管而不再是發行公司的窗口,照理來說,當 Z 先生提出對遊戲的質疑時,要同時提出自己的看法才對,如果只是會挑惕遊戲那裡作得不好卻什麼建議都不能給,這樣的研發主管和一般玩家又有什麼不同?

就這樣,事情一件件的累積,研發人員對於 Z 先生的不滿也不斷增加,原本老闆以為 Z 先生很瞭解遊戲研發,因此想找他來當研發部門救世主的企圖,在這一次又一次 Z 先生不當的表現下,研發單位的士氣已經降到了谷底。在這段期間,也曾經有人去找老闆談過 Z 先生並不適任的事情,不過在老闆的力挺下,Z 先生的地位還是不動如山。

終於,到了那一年農曆新年領完年終獎金後事件爆發了。由於兩款遊戲的進度都延遲了,Z 先生召集了所有研發人員訓話,Z 先生將所有的問題都歸咎於研發人員的能力不佳,所以導致專案延遲。在 Z 先生的這段訓話後,兩個小組的核心成員向公司遞出了辭呈。

這些辭職的成員是甲公司的老員工,在 Z 先生還沒有來到這間公司之前,他們都是直接和老闆進行討論的。不過在 Z 先生來到這間公司後,將他們這樣的行為定義為越級報告,因此曾經一一約談他們,警告他們以後不能再這麼做。

在遊戲的研發經驗上,這些老員工是甲公司前幾年能夠賺錢的功臣,他們很早就發現公司將小組拆成兩個之後,因為力量分散導致專案進度不佳,因此也曾經和 Z 先生提過應該先停掉一個專案,集中人力先將一款遊戲做出來。不過這樣的提案卻不被 Z 先生接受,而且 Z 先生還認為他們是在質疑他的能力。

在老闆慰留無效的狀況下,這一票核心成員離開後成立的自己的工作室。而原本甲公司正在開發的那兩款遊戲,一款因為人員離職最後胎死腹中 ;另一款在拖拖拉拉了一年多後才推出。在這之前 Z 先生也離開了甲公司,憑著在甲公司擔任研發主管的資歷,Z 先生在另一間公司又混到了一個研發專案的主管職務。

而甲公司經歷過這一段研發人員大失血,以及研發專案胎死腹中的打擊,後來再也沒有回到原本可以一年推出一款賺錢遊戲的狀況,沒過幾年,這間公司漸漸的在市場上消失了。

原本甲公司的老闆認為 Z 先生會是他的救世主,以為自己找到一個懂研發的專家,可以解決公司所遭遇到的問題。沒有想到這個救世主不但沒有把公司救起來,反而把問題越弄越大,最後更是導致了研發人員的流失以及專案的胎死腹中。

也許 Z 先生並不是個適任的研發主管,但這件事真要追究起來,讓 Z 先生擔任研發主管的老闆要負最大的責任。因為是他給了 Z 先生這樣的舞台;是他給了 Z 先生這樣的權力,如果不是甲公司老闆的『慧眼獨具』,Z 先生應該還在原本的公司當他的接洽窗口,而沒有到甲公司來指揮研發團隊這樣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