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這種高手‧‧‧

過去這一年發生了很多事,先是某個人博得了老大的信認,於是他要怎麼做就怎麼做,只要是和他沾上邊了,沒有人可以不配合的。不過這一年過去,這位大哥的案子沒有起色,他的說話聲音終於不再這麼大了。

不過 …. 世事就是這樣,雖然之前的那個不再亂發狂語,還是會有人來繼續做這樣的事情的。一位兩年前外派去開疆闢土的大老,在兩年後幾乎是雙手空空的回到了台灣,不知道他是想要在台灣大展身手,還是覺得目前在台灣上班的我們都混得讓他看不下去,幾次的會議不斷的說出一些讓人不高興的話。

好吧,我年紀大了,現在不想和你計較,所以就把他當瘋狗、當神經病看待,不去和他的言行計較。

不過這位大老似乎沒有感覺到這樣的氣氛,還是不斷的進行著他那自以為是的行為。上週的會議中他突然像是鬼上身一樣亂發脾氣後,沒隔兩天就發了份“草案”給很多,先不討論這份草案是否值得去執行,光從他樂觀的表示這案子可以完成的時間,就讓我的臉上出現了三條黑線。

看著這個不知該如何表達意見的草案,銀狐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以這位大老對自己信心滿滿的言行來看,真的告訴他“這時間是做不到的”恐怕他也聽不進去吧?於是銀狐將這封信收到某個檔案夾裡,就當作沒有看到好了。

沒有想到,才過了兩天,這位大老又發了一封新的草案出來,裡面改了一堆的東西,唯一沒有改變的就是他認為這個專案可以完成的時間。看看草案中一堆變數,這專案真的可以在他所說的時間內完成嗎?是他對自己太有自信?還是我們都太過保守?

一週過去了,在本週的會議中看到他自得意滿的表示他在上週一口氣提出了兩個草案,從他的表情來看,看得出他對自己充滿的自信。只不過,這個自信是否經得起現實狀況的考驗?

老實說,如果是我的手下提出這樣的草案和我說做得到,那我一定把他叫來先修理一頓,然後叫他自己好好用腦子去思考一下可行性再說。

不過高手果然是高手,這種“高高在上什麼都搞不清楚的新手”真是可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