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誠品改制新聞想起早期台灣遊戲產業的寄賣制

立法委員選舉結束了,許多其他的新聞被熱鬧的選舉新聞給掩蓋了。當眾家媒體還在追逐著北市某立委要不要去跳海的時候,銀狐注意到這個影響未來文化出版業的大新聞。

在國內非常知名的誠品書店,將由目前的『月結制』改為『寄售制』,這個改變引起了出版界相當大的反彈。其實早期台灣的遊戲產業由於盜版遊戲等等複雜的原因,也曾經長期實施著這種寄賣制。到底寄賣制有什麼不好,為什麼出版業者會反彈,就讓銀狐以遊戲產業當時的狀況來分析一下。

首先,讓銀狐引用一段新聞報導:

曾徵業者「同意」 誠品自認合理
中國時報 2008.01.09 丁文玲/台北報導

誠品對出版商與經銷商開出的三點交易條件的片面變更,誠品自認合理。誠品企畫經理李玉華指出,電子商務平台是替出版業者建立的,依照使用者付費的原則,當然應該收取必要的費用。何況,該平台建立之前,還曾徵求出版業者的「同意」。

目前,「台灣出版業通路秩序聯盟」旗下的數十家出版社,包括重量級的聯經、時報、希代、天下、遠流、大塊等,多被誠品「各個擊破」,陸續與誠品簽約,答應付費使用這個平台。

聯盟裡只有少數幾家決定對這個契約暫時抱持觀望,像是格林、尖端、皇冠、天衛、洪範、晨星、高寶、九歌、大田、三民等出版社,決定暫時不簽這個付費使用平台的約。沒想到他們居然被誠品從一月一日起陸續「鎖單」。也就是說,誠品不向這些出版社下單訂書,藉以「逼迫」這些出版社簽下付費使用電子平台的合約。

另外,誠品將現有「月結制」轉為「寄售制」,在轉制前還要求出版社與經銷商,把高達十億元新台幣的庫存買回,李玉華說,這是要徹底實行寄售制之前的配套措施。至於失竊書籍部分的損失,李玉華也認為,本來就不該由書店全部吸收。

李玉華說,多年來,誠品懷著滿腹委屈,出版社與經銷商不顧書店經營困難,私下擅自以較低的價格,供書給大賣場、網路書店或其他書店,讓他們吃悶虧,這些帳是怎麼算也算不清的。

李玉華認為,出版業者對誠品的批評與反彈不盡公允。她表示,關於這些新措施,誠品早從三年前已開始廣泛徵詢出版業者意見。

在台灣遊戲產業剛剛開始萌芽的時候 (或者我們可以說是盜版時期) ,那個時候的遊戲公司在出貨給小賣店時就有使用過寄售制。寄售制和月結制最大的差異,就是承擔庫存成本的對象不同。舉例來說,如果遊戲公司同樣是出貨十套遊戲給小賣店,如果賣掉三套,寄售制的遊戲公司在月底只能收到賣出遊戲套數的貨款 (就是三套的貨款);而月結制的遊戲公司則是可以收到出貨遊戲套數的貨款 (就是十套的貨款)。在台灣早期不成熟的遊戲產業中,還發展出某種畸型的換貨制在這裡就不多說了。從這個簡單的例子,就可以看出為什麼出版業在看到誠品的要求會反彈。

就銀狐個人的觀點來看,早期台灣遊戲產業會採用寄售制,是因為當時遊戲產業的不發達以及當時盜版過於強盛,處於弱勢的遊戲廠商為了要讓遊戲能在市場上被消費者看得到,所不得不採用的一種制度。而出版界長期採用月結制,現在要轉回對出版業者不利的寄售制,自然會產生強烈的反彈。

對於誠品要強硬的轉變制度,銀狐並不想去評判是對是錯,但這則新聞中誠品認為書籍失竊的損失不該由書店全部吸收的說法,銀狐真的覺得誠品這家書店真是混蛋加三級。今天你要憑著自己在通路上的強勢,去壓迫出版業者接受寄售制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連你自己書店管控不佳書籍被偷的損失也要出版社來分攤,有沒有搞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