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遊戲開發記事【22】我是個配合度很差的製作人

成為專案的製作人後,工作的內容以及要接觸的事務變了許多。原本是遊戲企劃的時候,銀狐的工作只要專心的製作專案的內容,雖然說製作人會交辦一些營運單位需要配合的事項,不過大部份的工作都還是在製作遊戲。不過當銀狐的身份從遊戲企劃轉職為製作人後,實際參與遊戲製作的時間就開始逐漸的減少,取而代之的是許多和營運、行銷單位的會議。

前面幾篇文章有提到,銀狐接下這個專案的製作人時專案正處於在線人數不斷下滑的狀況,再加上公司即將要推出一款『招牌作』,因此公司對於銀狐接手的這個專案的重視度也降低了。營運單位採用同一時間只照顧一款遊戲的作法,將大多數營運行銷人員調往新專案進行上市的準備,因此只剩下幾位營運大頭的手下在處理銀狐這專案的事務。現在想想,這段時間和營運單位相處的不順,當時特殊的時空背景可能也是因素之一。

銀狐接手這個專案的時候,整個專案的成績正處於大幅下滑的時期,再加上專案開發進度的不佳以及資料片進度的延誤,都導致銀狐在製作人的這個職位上壓力很大。特別是在專案的第一張資料片可說是『一片空白』的推出後,第二張資料片就成為當時銀狐最重要的工作。而這第二張資料片,在銀狐不知輕重的規劃下,也出現了內容量超過專案團隊承受量的狀況,而這狀況使得第二張資料片出現了嚴重的延誤狀況。在這樣的狀況下,銀狐選擇了專心進行專案開發的相關工作,對於營運單位提出的需求則是盡量的回絕,而這樣的作法很快的就讓銀狐惹上了麻煩。

擔任專案的製作人後,每一季的績效評估改由老闆親自來進行。就在這第一次直接與老闆面對面的績效評估面談中,老闆的口中說出「營運單位反應你是個配合度很差的製作人。」這句話。這話老闆說的語氣雖然並沒有很嚴厲,不過聽在銀狐的耳中卻發現事情有些不妙,為了要瞭解這樣的說法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銀狐決定追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經過銀狐的追問後,才知道營運單位向老闆反映了我的幾大罪狀:

罪狀一、不支援營運單位衝營收的需求

當時公司只有兩個專案在營運,而每個月快到月底的時候營運單位若是沒有達成原本預估的業績,都會要求兩個專案配合做某些促銷上的活動,藉由這樣的促銷活動來達成當月的營收目標。銀狐負責的這個專案營收正在下滑,因此營運單位提出的需求也非常的多,為了要刺激營收,營運單位提了幾次要求研發單位配合製作新虛寶的需求,不過這些需求銀狐都沒有同意,所以造成營運單位無法達到目標。

對於營運單位如此的指責,銀狐必須要承認這是事實,營運單位要求研發單位製作新虛寶的需求,的確是被銀狐所拒絕。不過老闆所不知道的是目前專案的時程已經相當趕,如果再插入其他的研發需求,那麼專案接下要開放的遊戲內容以及後續的資料片可能都會被迫延後。

罪狀二、不支援營運單位的活動需求

另一項營運單位表示銀狐配合度很差的事由,是銀狐對於營運單位要辦的活動不願意支援,這些營運單位要辦的活動,都是為了刺激遊戲營收、保留玩家或是各式各樣的原因而決定要進行的。但是營運單位的活動大多數需要研發單位的配合,可是銀狐卻不同意這些需要配合的活動,這樣營運單位很難做事。而營運單位中的某人還對老闆表示「他們要辦這些活動都是為了遊戲好,可是製作人都不願意支援。」

營運單位所指責的這事,某個程度上也算是事實。和上一個罪狀的原因相同,因為專案進度的問題,銀狐不希望在已經延誤的開發進度下再插入額外的開發項目,免得造成後續開放進度的繼續延後。而老闆所不知道的是在這之前公司推動的開發流程,有要求營運單位要盡早將要辦的活動以及需要支援的項目提出,這樣研發單位才有辦法提前做出準備。而當時營運單位並沒有提出相關的需求,因此在開發資料片的過程中研發單位並沒有保留支援營運活動所需的時間。

其實銀狐也知道,有時候某些臨時的活動是很難避免的,畢竟線上遊戲的市場變化很大,有時難免會冒出一些臨時的需求。但是營運單位誇張到連節日的活動,都要拖到活動的前幾天才匆匆忙忙的提出來。換句話說,不只沒有提前告知,根本連給研發單位調動開發項目的時間都沒有,只要營運單位提出了需求,研發單位不立刻停下手上的工作,根本就來不及完成營運單位的需求。對於這樣的需求,銀狐當然會拒絕支援。

罪狀三、誇大支援項目的開發所需時間

營運單位指控銀狐的第三條罪狀,就是銀狐經常誇大營運單位支援所需要的開發時間。據他們『私下』向某位工程師詢問,經常工程師都說「開發這樣的東西很簡單,一個下午就能完成了。」可是拿同樣的需求來找銀狐,銀狐卻說出超過工程師所說的時間,然後用這些開發項目要花的時間太多來當作不支援的藉口。

對於營運單位所指責的這事銀狐就有話要說了,因為營運單位這幾次所謂的『提出需求』其實是口頭說說,如果要真的支援開發這些項目,研發單位還是要先從設計文件開始製作,然後才能進入項目的開發。而那位工程師所謂的『一個下午就能完成』的東西,指的只有他自己撰寫相關功能的時間,前面的文件撰寫、後面的測試、修正等等時間他根本沒有估算。

而且,從之前的幾次經驗,這位工程師口中所謂的『一個下午』實際上可能是兩到三天,在工程師樂觀的進度評估下,以往已經發生過好幾次延誤的狀況。如果再加上其他的部份,開發這些項目所需的時間可能需要一到兩週的時間。對於營運單位總是提出一、兩天後就要這樣的功能,銀狐當然可以很爽快的答應,然後把工作交給手下的企劃和工程師去做,但是與其到時候無法即時完成,還不如選擇一開始就告訴營運單位做不到的這個事實。

 

 

雖然銀狐試著向老闆解釋這些事情並不全是營運單位所說的那樣,不過老闆似乎不是很願意聽似的,老闆對銀狐說「你需要好好和營運單位配合」然後就結束了這次績效評估的會議。這整個面談的過程讓銀狐很沮喪,於是立刻去找研發單位的主管,想請他給銀狐一點意見,看看銀狐到底適不適合製作人這份工作,以及未來到底該如何和營運單位相處。

研發主管和銀狐談了一陣子,給了銀狐一些建議,而其中給銀狐最大啟發的就是『要學著去瞭解營運所要的到底是什麼』。畢竟研發和營運想事情的方法是不同的,針對問題所能想到的解決方式也各有不同。在之前的經驗中,銀狐對於營運單位提出的需求覺得不可行時,往往沒有花太多的時間去解釋為什麼不能這麼做,而是很直接的告訴營運單位「不行」。對於營運單位來說,他們也根本不瞭解為什麼銀狐不願意這麼做,久而久之營運單位自然會覺得銀狐什麼都不願意支援。

其次,在和營運單位溝通的時候,盡量直接和所有相關的人員一起談,避免事情在轉來轉去之後被扭曲或是誤會。特別是後來銀狐發現營運單位裡有某些人,在向上報告的時候會刻意的將自己沒做好的事情隱瞞,像是之前活動支援這樣的事情,營運主管也知道需要給研發單位時間,不過負責活動的營運人員在研發單位拒絕支援後,往往會隱瞞自己沒有提前提出需求的事情,只將研發單位不願意配合的狀況告訴上司。在這樣的資訊轉達下,自然給了某些人搞鬼的機會。後來再遇到這一類的事情,銀狐就會直接拉著這位負責人員去找營運主管,讓營運主管瞭解為什麼研發單位來不及支援,也才漸漸的減少這類事件的發生。

就這樣,銀狐終於慢慢的扭轉營運單位主管對銀狐的印象,也慢慢的摸清楚了和他溝通的模式。在之後專案營運的過程中,像之前這樣背上被插滿了暗箭的狀況也才漸漸的減少。當個遊戲製作人,只會做遊戲是不夠的,如果不能在這個如同叢林般的職場中找到生存的方式,恐怕會變成誤入叢林的小白兔,那一天被吃掉了都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