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產業需要政府幫助的幾件事

長久以來,由於“遊戲”在大眾心中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物,因此遊戲產業在整個社會的觀點中也不怎麼被重視。不過隨著遊戲漸漸的深入社會的各個階層,以及歐美、日韓等國在遊戲這個產業裡的努力,以及台灣遊戲產業這幾年的努力發展,終於讓這個產業漸漸的受到政府的注意。今年九月在日本舉辦的《東京電玩展》,由台灣政府單位所帶領參展的台灣館,算是這幾年來政府對於台灣的遊戲產業所做的最正面的一件事。由於這次的參展,讓政府協助台灣遊戲產業再次成為廠商間的討論話題。

政府單位協助遊戲產業並不是從今年才開始,早在數年前的『軟體五年計劃』、以及這一段時間喊得很大聲的『兩兆雙星』,其實都有在協助台灣的遊戲廠商。只不過部份的計劃口號喊得大聲,也撥出了不少的補助金,不過實際上對於遊戲產業的幫助卻少之又少。一些拿到補助金的公司,不是為了拿補助金而花工夫編企劃案來應付政府;就是做出一些可以拿到補助金卻沒有市場的產品。事實上,早在幾年前筆者就在一場由公會主辦的會議中提過,政府如果真的想要協助台灣的遊戲產業成長,就應該停止將錢直接撥到部份遊戲公司的手中,因為那只會造成錢沒有撥到真正需要的遊戲公司手中,對於這個產業一點幫助都沒有。如果政府真的有心要幫助台灣的遊戲產業,那麼就應該想辦法擴張台灣的遊戲市場,讓能夠做出好產品的遊戲公司能藉由市場的拓展而獲得更好的業績。而這次參展東京電玩展,正是在拓展市場的這條路上走出了第一步。

就台灣遊戲產業的狀況來看,我們可以發現廠商最需要的就是廣大的市場。由於台灣的腹地狹小,因此遊戲廠商在開發遊戲的時候常常會因為受到回收的考量,而無法放開手腳去開發出較大規模的遊戲。雖然說目前大陸的市場已經逐漸有了成長,不過相較於整個世界的遊戲市場來說,還在成長中的大陸市場並不足以提供台灣的遊戲廠商發展。而拓展海外的市場對於大部份屬於中小型的台灣遊戲開發商來說,是個想做卻又沒有能力去做的事情。我們看看目前台灣的遊戲產業,除了少數的大公司同時擁有研發的單位外,大部份擁有研發實力的其實都是中小型的遊戲公司,叫這些公司自行去拓展國外的市場、或是拿著遊戲到國外去參加展覽實在是有些吃力。就以臨近的韓國來說,這幾年韓國的遊戲產業成長的相當快,憑的除了韓國遊戲廠商的努力外,靠的也是政府支援這些遊戲公司出國參加展覽,將遊戲授權到國外去獲得更多的資金,使得遊戲的研發公司能夠持續的成長。

以台灣遊戲廠商的研發實力來說,雖然說我們無法和歐美或是日本一流的遊戲公司相比。不過只要努力的去找尋市場,還是有很多地方可以外銷的。就以這次也同樣參加東京電玩展的雷爵來說,該公司的《童話》這款遊戲,除了在國內推出的時候有著相當不錯的成績,在外銷上目前也已經成功的推往日本、泰國、中國大陸、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光是這款遊戲在這些地方的外銷成績,就是相當可觀的一筆收入。照這個狀況來看,如果台灣的遊戲能夠有暢通的外銷管道,那麼遊戲公司在開發遊戲的時候,所能夠擁有的發揮空間就大了許多。因為對於遊戲公司來說,有著廣大的外銷管道,就表示著遊戲的市場不再只有小小的台灣而已。也就是說開發遊戲的回收範圍變大,遊戲公司就能夠更勇敢的去進行產品的開發。

有了市場,接下來就是資金的問題。以目前台灣遊戲產業的狀況來看,擁有研發實力的公司大多需要資金做為後盾。近來雖然有不少的新公司成立,但是大部份的新公司都沒有研發的單位,它們所營運的都是代理的遊戲。由於研發遊戲耗日費時,因此當投資者要進入這產業的時候,通常都不太願意投資研發的公司,只願意把錢投到很快就能看到成果的代理遊戲上。問題是代理遊戲其實只是在幫別人賺錢,當遊戲的生命週期結束、或是有新的遊戲取代了它的地位時,這家公司就必須重新找尋新的商品。相對於代理遊戲的狀況來說,投資研發單位也許耗時較長,也許會因為研發的產品不受歡迎而血本無歸,不過從這一次又一次的經驗裡,最後卻可以留下許多的經驗和技術。筆者知道要求投資者沒有目的的將錢投資到研發單位是很無理的要求,不過若是政府能在這一方面做更明確的劃分,讓投資研發事業的投資者能享有更好的優惠或是待遇,是否就能吸引更多的資金朝向研發型的遊戲公司呢?

除了新成立的研發公司,舊有的研發公司也應該是政府努力的協助的目標。這些目前存活的研發公司,有許多家遊戲公司都已經在這個產業很多年了,所吸收的經驗自然也不是新成立的公司所能相比的。如果政府單位有心要讓遊戲真的成為一個產業,就應該針對這些公司所面對的問題,協助它們找出能渡過目前這個狀況的方法。像是沒有資金的公司,政府是否能協助它們找到願意投資的投資者?技術上無法突破的公司,政府是否能幫它們找尋可以合作的對象?雖然說要針對每家公司的狀況來協助它們是相當艱苦的一件事,不過若是能將其中體質健全又真的有心在遊戲產業努力的公司留下,那麼對於台灣的遊戲產業才算是有幫助的吧。

常有人說,台灣的遊戲產業目前缺的是人材,所以目前政府也很積極的在培育人材的這條路上努力著。不過以筆者的眼光來看,目前台灣其實並不缺遊戲人材,只不過遊戲產業對於人材的吸引力不大。看著目前一家又一家新成立的遊戲學校或是相關學系,這些就讀的人除了對遊戲的熱愛之外是否知道遊戲產業的待遇真象呢?以目前遊戲產業的待遇來說,就算最後培育出再多再好的人材,恐怕也只會流失到其他的行業裡。只有讓台灣的遊戲公司擁有好的業績,讓公司可以負擔更高的薪資水準,那麼培育出來的人材才留得住吧。像是新藝術遊戲學苑成立的時候,筆者就曾經對學苑的執行長說過,成立遊戲學校除了解決想進入遊戲產業新手的問題外,其實會面對到最大的問題就是就業的問題。如果一個產業沒有就業的管道和空間,那麼培育出再多的人材也是沒有用的。如果那一天台灣的遊戲產業待遇像台積電、聯電,那麼還會怕找不到人材嗎?

要讓一個產業成長,除了產業本身的努力外,政府的協助和扶持其實也是很重要的。如果政府真的覺得這個產業是台灣未來的明日之星,那麼就應該更正面的做出對這個產業有利的措施。以往政府在扶持某個產業的時候,總是將錢撥到少數的公司,像這樣的作法其實只是把錢丟到會做報告、或是有管道通路的公司裡,對整個產業並沒有太大的幫助。如果真的想讓一個產業向上發展,那麼政府就應該採用所有廠商都有用的措施,然後讓廠商間在良性的競爭下去爭取,這樣才能把好的公司留下。也只有靠這種良性淘汰的方式,才能讓遊戲產業真正成為台灣未來的明日產業。

(2003.11 發表於經濟部工業局數位內容資訊資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