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遊戲裡的遊牧民族

自從《天堂》這款線上遊戲出現在台灣後,大量狂撒試玩光碟以及免費提供遊戲試玩就成為大部份新遊戲所採用的經營模式。每一款新遊戲在推出的時候,都會藉由各種不同的管道(像是遊戲雜誌等等)來將遊戲的光碟以免費的方式送到玩家的手上,然後每一款遊戲都會提供短為一個月長到數個月不等的試玩時間讓這些玩家能夠進入遊戲中去體驗遊戲的內容。在這樣的線上遊戲經營方式下,養成了一群逐“免費遊戲”而居的遊牧民族。

從線上遊戲的經營面來看,遊戲公司利用這免費的期間想盡辦法拉攏玩家,在這段免費的時間內讓玩家對遊戲有著某種程度的依戀,然後在開始收費之後玩家則會因為捨不得在遊戲中培養的角色而繼續的付錢玩下去。這種經營的模式其實並沒有什麼不對,所提供的試玩光碟和免費的時間期間就好像是誘餌一樣,只是為了讓玩家上勾所做的投資。既然免費的期間是誘餌,那麼免費的時間如何拿捏就成為一大學問了。免費試玩的時間太長,玩家可能會把遊戲玩透,如此一來在開始收費後就留不住玩家;免費試玩的時間太短,玩家可能還沒有體會到遊戲的內容,如此就算是開始收費也留不住他們。

就韓國遊戲產業一份非正式的調查指出,使用免費試玩的遊戲在開始收費後如果能夠留下四成的會員人數就算是成功的。也就是說,如果一款線上遊戲在免費試玩的期間有十萬的會員,等到開始收費後若是能夠留下四萬的會員那麼就算是成功的。通常除了少數沒有吸引力的遊戲外,大部份的線上遊戲在一到三個月的免費試玩後就會正式的開始收費,開始收費的時間越早,通常也就代表著那款遊戲越是受到玩家的喜愛,所以廠商才敢在有著足夠的會員基礎後開始進行收費。

正因為線上遊戲有著這個免費的期間,加上每個月都有新的線上遊戲進入這個市場,因此在台灣的遊戲玩家中養成了一群“遊牧民族”。對於這些玩家來說,他們並不太在乎遊戲的內容如何,也不太計較自己在遊戲中培養的角色是否能夠延續下去,每當一款遊戲開始收費後,他們就找尋另一款免費的線上遊戲,然後到那款遊戲中重新的開始遊戲。對於這群遊牧民族來說,廠商決定遊戲開始收費好像是什麼“十惡不赦”的行為,因此通常在遊戲廠商宣佈收費日期時,他們的反彈以及反應是最強烈的。老實說,在分析這些遊牧民族的行為後,會發現到對於他們來說,其實每一款遊戲都是差不多的,有差別的只是收不收費而已。因此如果遊戲廠商因為看到這些人的反彈而不敢收費,那無疑是自找死路。

無論一款線上遊戲是來自海外或是台灣自製,經營線上遊戲的費用都是相當驚人的,從主機的硬體成本到專線租用或是主機托管,每一項經營的成本都會不斷的累積。而線上遊戲若是不開始收費,空有著人氣或是會員人數也沒有辦法換成現金的,因此早早的訂定收費的日期或是目標,其實是任何一家線上遊戲廠商所不能不去面對的。如果一款遊戲遲遲不敢開始收費,那麼不是因為有技術上的問題無法開始收費,就是因為那款遊戲開始收費後根本無利可圖,如果從這個方向去看,那麼什麼遊戲該活、什麼遊戲該死其實也看得一清二楚了。至於那些不管遊戲內容只在乎收不收費的遊牧民族,還是讓他們繼續的去找尋其他免費的線上遊戲吧。

(2003.04 發表於網路遊戲雙週雜誌第2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