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船來航,是危機還是轉機?

1853年(日本嘉永六年)美國海軍准將馬休·培里(Matthew Calbraith Perry)率艦隊駛入江戶灣浦賀海面,培里帶著美國總統米勒德·菲爾莫爾(Millard Fillmore)的國書向江戶幕府致意,要求將美國總統的國書遞交日本官方,最後雙方簽定《日米和親條約》。這些船隻由於船體被塗成了黑色,而被日本人稱為『黑船』(下圖為日本下田港模仿當年黑船外觀所建的遊覽船)。

這個事件,為當時封閉的日本帶來了重大的改變。黑船來航使得江戶幕府解除禁止諸藩建造大船的禁令,在中島三郎助的《嘉永上書》提到:「為了防衛江戶灣……應當添置軍艦三十艘,其中三分之二分配給負責守衛江戶的諸藩,其餘的三分之一則配屬浦賀奉行所……。」兩個月後,鳳凰丸竣工。(以上部份內容引自維基百科)而這個事件,也造成了日後德川幕府的滅亡以及帶動了日本開放走向現代文明之路。也因此『黑船』這個詞也因此被具有著外來勢力入侵這樣的意思。

4月3日在西門町有一場記者會,一間名叫崑崙萬維的遊戲公司代理了Epic Games的《全球使命 Online》這款遊戲所召開的記者會(新聞連結在此):

其實這間名叫崑崙萬維的遊戲公司並不是突然冒出來的,有在玩網頁遊戲的網友應該都曾經聽過《傲視天地》、《千軍破》、《傲劍》等遊戲。這幾款遊戲在台灣的遊戲市場都有著相當不錯的營運成績,自然也分掉了台灣整體遊戲市場的一部份。而隨著這些遊戲在台灣的成功,崑崙萬維也踏出了原本網頁遊戲的領域,現在進入了客戶端網遊戲的領域。

事實上新聞中這間名叫崑崙萬維的公司使用在遊戲官網上的名稱是崑崙在線(崑崙萬維集團的成員),營運這款遊戲的是大陸崑崙在線的香港分公司。而這間公司在台灣並沒有分公司,所有的遊戲都是隔海透過香港崑崙在線在進行操作的。當然,為了在台灣的市場上營運和收費,金流這一環則是和台灣的遊戲公司合作。

從2009年該公司在台灣推出第一款網頁遊戲《傲視天地》之後,當時銀狐就和產業界的朋友談到過這個問題。當時銀狐的看法是「如果這一套在台灣能做出成績,後面會有更多的大陸遊戲公司這麼做,而台灣遊戲公司想單純的靠代理遊戲就越來越難做了。」很不幸的就這麼被銀狐給說中了。崑崙在線《傲視天地》的成功,後面出現了許多大陸遊戲公司直接跨海來台灣營運遊戲的狀況,而幾間原本靠代理大陸遊戲為主要業務的遊戲公司,也紛紛感受到『搶』代理遊戲越來越難、價格越來越高的狀況。

台灣的遊戲市場不小,這幾年規模也不斷的在成長。但是突然冒出一堆大陸遊戲公司來搶食這個市場,而且一搶還搶去了很大的一塊,這樣的狀況當然會讓某些遊戲公司的高層們感覺到不爽,因此自然也出現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聲音。而其中某些大佬們更是拿大陸市場不對台灣開放這樣的理由,覺得應該對這些想要進入台灣遊戲市場的大陸廠商設下層層的限制。

對於這樣的說法,銀狐個人是非常不贊同的,如果我們覺得大陸的遊戲市場不開放是件不應該的事,那麼就更不應該為了保護台灣的遊戲公司而把台灣遊戲市場搞成那樣。況且網路本來就是無國界的,台灣的遊戲玩家早就習慣連到世界各地去玩一些台灣沒有代理或是沒有營運的遊戲。如果只是為了保護台灣遊戲廠商的利益而訂出某些奇怪的規定,反而會讓台灣的遊戲市場停滯不前。

為了刺激台灣的遊戲市場,銀狐個人是很樂於見到國外的遊戲廠商進軍台灣的。當然若是像目前崑崙在線這樣的營運方式,的確是會衍生出一些問題。像是遊戲分級的部份,將伺服器架在海外就可以完全不顧台灣遊戲分級的制度(話說回來,網路上的色情網站不也是一樣嗎?)。而某些人所擔心的逃漏稅問題,銀狐認為這才是目前政府機關該要去注意的。畢竟台灣的消費者讓這些海外的業者荷包滿滿,而某些從事金流服務的業者也靠這個賺了不少錢。既然賺了錢,那麼該繳的稅可不要讓他們逃掉。

有人說像崑崙在線這樣在台灣沒有分公司,如果遊戲遇到問題消費者的權益無法獲得保障。而且所謂的客服也只有線上客服,玩家如果有問題的話根本是求助無門。老實說,如果身為消費者的玩家都不在乎這件事,那是不是代表了消費者對這一件事根本不在乎?不然就是台灣的遊戲廠商在這一方面做得太差,讓台灣的玩家感覺不到這兩者的差異呢?這一方面銀狐認為不管是遊戲公司還是玩家,都需要針對這個問題好好想一想。

至於某些遊戲公司抱怨因為這些大陸遊戲公司直接來台灣營運,導致他們要取得代理遊戲越來越困難、價格越來越高的這個問題,銀狐個人覺得這是最不重要的。如果一間遊戲公司沒有自己的優勢,一直只會靠代理遊戲的話,那麼早晚是會落到這樣的下場的。如果沒有研發的實力,在營運遊戲的能力還比不上跨海營運遊戲的大陸公司,這麼沒有競爭力的遊戲公司就算沒有這一波的競爭,早晚也是會被遊戲市場給淘汰的。

目前台灣的法令對於大陸資金限制很多,因此大陸的遊戲公司就算原本有意想要進入台灣市場,也會被這綁手綁腳的法令給困住。銀狐不確定崑崙在線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選擇了跨海營運的方式,但是看到之前幾間大陸遊戲公司有意進入台灣市場,為了符合法令將資金在海外一轉再轉,在第三地成立子公司後將資金洗成海外資金再轉進台灣。這樣的狀況,讓銀狐懷疑這是因應現狀所做出的選擇。

至於某些遊戲公司的大佬一直拿著這個事件,想要求大陸市場對於台灣遊戲公司放寬法令。認為只要大陸遊戲市場限制一取消從此就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樣天真的態度更是讓銀狐擔心。大陸的遊戲市場在這幾年龐大資金以及廣大市場的栽培下,現在站在台灣遊戲廠商面前的是許多巨大的對手。就算真的打開了大陸的遊戲市場,台灣的遊戲真的在當地有競爭力嗎?

這麼多年來,銀狐一直期待海外的遊戲公司給台灣的遊戲市場帶來刺激。第一波歐美的遊戲公司以及第二波的韓國遊戲公司都沒有達到這樣的效果,這一波大陸遊戲公司的來襲讓台灣遊戲公司感覺到了壓力與競爭力,其實從某個角度來看是好的。與其在保護的制度下讓台灣遊戲公司只能在小小的台灣內威風,還不如讓台灣以外的遊戲公司來攪動這個平靜以久的市場,說不定在這一波動盪之後可以讓存活下來的台灣遊戲公司更具有全球的競爭力。正所謂『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不是嗎?

  • Winter

    台灣代理大陸遊戲, 匯款給大陸人時會預扣20%withholding tax–>要代收代繳給台灣政府

    大陸人在香港營運遊戲接台灣金流, 而那家金流公司在香港也有分公司, 所以他可以請金流公司的香港分公司匯款給他的香港分公司, 那麼台灣政府就拿不到20%稅…

    頂多, 金流公司在台賺錢了, 要付給政府5%營業稅吧

  • nihilist

    當初wow來台灣之後,感覺台灣的遊戲公司是選擇全面擺爛…
    中國那邊好歹也搞出了一個全倣的劍俠3,
    台灣這邊….我還真沒印象有啥受到外來刺激做出的遊戲說..?

  • 老骨頭

    如果台灣的代理商給消費者的感覺是不如大陸遊戲廠商直接跨海來營運,這樣的代理商被消滅也沒什麼。我想銀狐的意思是這個吧 (笑)

    • 嗯 …. 你知道我的意思的 XD

  • 稅金的部分,只要過金流就會被抽;金流公司也會把應該支付的稅款轉移到對方身上。

    比較有問題的還是分級,這樣跨海操作到時候會陷入無法可管的窘狀。看看大陸的網頁遊戲推廣營銷就之道,基本上就是走低俗路線吸引青少年居多,在台灣光是殺很大這種輕量級(相較於對岸)都能引起話題。

    不難想像哪天家長會或者議員們發現原來崑崙這樣搞,又要鬧起多大風波,給遊戲多少汙名化…

    • 所以我才說這方面和網站一樣,
      台灣也沒有辦法禁止海外色情網站的存在.

      最不希望看到的是某些人會提出類似『綠壩』的建議 …. (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