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產業歷史故事【24】從肝膽相照到肝膽俱裂

在漫畫《大東京玩具箱第六集》裡有一段劇情,面臨著Solidus Works高層為了打壓仙水所設立的執行調查部針對《絕望高校》的嚴格審查,提出了要求刪除遊戲內容的建議,身為電算花組負責人的半田花子以及Studio G3的天川太陽有著不同的反應。天川太陽決定要提出解決問題的修正方案,而半田花子在會議後似乎準備屈服。

為了要說服半田花子不要接受Solidus Works的要求,想要以修改遊戲系統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的天川太陽,當晚來到電算花組找半田花子,接著展開了一場『追逐戰』。在天川太陽向半田花子說明他所想到的解決方案時,當時半田花子的態度看似還是不能接受,她說出了下面這格中的這段話「全都是因為相信我,而捨棄了原先世界的人,所以我說什麼都不能讓他們流落街頭。」

半田花子所說的這段話,是一位身為公司負責人,對手下員工所背負的責任。就算是成立自己的公司,就算成立公司拿的是自己的錢,當成為公司的老闆、負責人時,你所要背負的,就不再只是自己一個人的未來,而是包含著手下眾多員工的未來。若是在你追求你的理想時還邀請了其他人一起去追求你的理想,更是不要忘了某些人可能是放棄了原本的生活,一起為了你的這個理想而努力。雖然說他們也是自己做出了決定,但是別忘了他們所做的犧牲。

以下這段故事,則是另一種狀況:

故事的主角陳先生﹝假名,請勿對號入座﹞是一位想要做遊戲的年青人,家境還算不錯。退伍之後在某間遊戲公司混了一陣子,陳先生覺得自己在這間遊戲公司裡沒有辦法做自己想做的事,於是向家裡提出想要自己創業的想法。父母也覺得小孩子要創業是好事,非常支持他要做的事情,於是家裡拿出幾千萬讓陳先生開公司。

有了錢之後還要有人,在那個年代裡雖然製作遊戲不需要大團隊,不過基本的分工還是需要的。陳先生自己認為自己懂得程式也可以擔任遊戲企劃,因此這方面的工作他可以兼任,於是他找了兩三位會畫圖的朋友,要這幾位朋友離開原本工作的公司,來加入自己的公司,開始製作陳先生心目中的理想遊戲。

一個人同時身兼老闆、遊戲企劃又包辦程式的工作量實在是太大,於是陳先生另外雇用了一位有過一些經驗的遊戲企劃,由他自己主導遊戲的企劃方向,然後由這位遊戲企劃負責相關文件的撰寫以及其餘的企劃工作。不過只有把遊戲企劃的工作分割出來還不夠,陳先生在程式方面的功力不夠,遊戲的進度一直不是很理想,於是他決定再找一位程式功力較強的朋友來幫忙。

陳先生找上的這位朋友姓趙﹝請注意,這也是假名﹞,當時在某一間還算不錯的遊戲公司裡工作。在那間公司工作了差不多三年,已經是一位資深的程式設計師了。趙先生和陳先生是認識很多年的朋友,也曾經私下談過對於製作遊戲的理想。為了要讓趙先生到自己的公司來幫忙,陳先生和趙先生承諾只要未來公司的遊戲賣得好,就會給趙先生大量的分紅,同時也讓趙先生未來可以主導自己想要做的遊戲。於是趙先生放棄了原本公司比較好的待遇,懷抱著理想來到新公司。

成員到齊之後,陳先生的理想遊戲終於進度比較正常了。整個遊戲都充滿著陳先生個人的風格,他將自己所喜愛的一款遊樂器上的格鬥遊戲當作參考的標的,打算在電腦上製作出一款可選擇角色數量更多、格鬥招式更華麗、人物動作更靈活的遊戲。趙先生的到來幫他解決了原本在程式上無法克服的技術問題,讓他覺得他這個理想中的遊戲會有更好的成績,到時候公司就可以一砲而紅。

趙先生開始進行遊戲的程式寫作後,基於他對於遊戲開發的經驗比較豐富,覺得目前陳先生的這個遊戲有兩個問題。第一點是陳先生所規劃的遊戲規模太大,以目前公司的人力想要將這個遊戲做完,要花的時間可能是陳先生所預估的好幾倍時間;第二點是格鬥遊戲在電腦上並不是一個熱門的類別,花這麼多的人力、時間去做一款市場相對比較小的遊戲,似乎不是很正確的選擇。不過當他把這些意見告訴陳先生的時候,陳先生告訴趙先生這是他的理想,而且既然今天他自己拿錢出來開公司,就希望能夠堅持這理想去將它完成。

陳先生堅持要這麼做,趙先生就沒有再說什麼了。畢竟這間公司的確是陳先生從家裡拿錢來開的,他想要做自己想做的遊戲當然也不奇怪。不過從這件事情之後,趙先生和陳先生的關係開始有了改變。由於趙先生在遊戲公司裡待的時間比較長,實際的遊戲研發經驗也比較豐富,因此每當他覺得陳先生的決策有問題時,就會拿以往的經驗作為佐證提出他對於這些決策的看法。每當兩人的意見相左時,陳先生都是用『公司是他開的』這樣的理由來壓住趙先生的說法。連續幾次這樣的狀況後,趙先生開始不再提出他的意見,任由陳先生去做他想要做的。

果然事情如趙先生所預估,陳先生所規劃的遊戲因為內容太多,美術方面的進度和原本預期的差了一大截。在遊戲的開發進度大幅落後下,這時候趙先生忍不住的又給了陳先生相關的建議。趙先先告訴陳先生,以往他在遊戲公司的時候,如果為了達成遊戲『準時推出』的這個目標,通常會採取增加人力或是刪減遊戲內容這兩種作法。不過大多數的狀況,由於增加人力會增加遊戲的成本,因此他們都是選擇刪減遊戲內容這樣的作法。陳先生覺得刪減遊戲內容是不負責任的作法,推出不完整的遊戲是不符合他理想的作法,因此他決定要增加美術的人手。

聽到陳先生這樣的決定,趙先生忍不住要提醒陳先生這樣做公司每個月的開銷會增加不少,不知道公司的資金是否能夠支持這樣的決定。陳先生要趙先生不用擔心資金的問題,雖然當初家裡給他的那筆錢已經花得差不多了,不過因為他家有的是錢,只要開口向家人要就可以再獲得一筆資金。不過這一次事情沒有像陳先生所想的那麼簡單,家裡雖然同意再拿出一筆資金讓公司得以繼續維持下去,不過也要求要盡快作出成績,不能這樣無止盡的燒錢。

拿到了錢,陳先生立刻就增加了不少人力,除了美術方面又增加了三位正職以及兩位兼職的美術外,還額外的又雇用了兩名遊戲企劃。因為陳先生覺得遊戲應該要再增加更多的內容,他規劃把原本單純的格鬥遊戲加入在地圖上進行冒險,然後在不同地點遭遇不同敵人進行格鬥的角色扮演模式﹝這也是從某個熱門遊戲學來的﹞。而陳先生這樣的決定立刻造成原本開發到一半的遊戲面臨大改的狀況,遊戲企劃必須要針對新的遊戲模式增加更多的設計文件。

看到陳先生的暴走狀態,趙先生提出了他在這間公司的最後一次建議。他嘗試要阻止陳先生這影響遊戲進度的行為,告訴陳先生應該把這些想法放到下一個遊戲,現在不要再修改已經進度嚴重落後的遊戲。陳先生告訴趙先生,他覺得要做一款好的遊戲就不能輕易的妥協,如果知道做這些修改會讓遊戲更好,就算會造成遊戲進度的延誤,他還是覺得非這樣作不可。因為他開遊戲公司就是要追求自己的理想,而這個理想是沒有任得打折扣的空間。

話說到這樣,趙先生覺得再說下去也沒有什麼意義了。對於自己當初相信陳先生的理想,放棄了原本較佳的待遇到這裡待了一年多,也只能承認自己當初做了錯誤的選擇。原本趙先生是打算趁早離職,看看能不能重回原本上班的公司,不過考慮到自己和陳先生的朋友關係,他將遊戲所需要的核心引擎格鬥部份完成後,才告訴陳先生自己要離開公司了。陳先生為了要挽留趙先生,還約了趙先生好好的聊了一下,想要讓趙先生放棄離開的這個想法。

趙先生並沒有打消辭職的想法,在這最後的時候他對陳先生說出了他忍了很久的想法。他告訴陳先生,雖然陳先生是拿自己的錢來開公司,想要怎麼做就怎麼做這想法並沒有錯,不過成為公司的老闆,身上也背負了更多的責任。特別是公司的這些員工,他們就是陳先生必須背負的責任。今天若是公司掛了,陳先生家裡有錢,躲回家裡沒有什麼關係,但是這些員工若是失去了這份薪水,是有可能會活不下去的。趙先生告訴陳先生,在追求自己的理想時,別忘了要照顧這些追隨著他的員工。

趙先生離開後,陳先生繼續追求他的理想。就這樣又過了一年多,陳先生的遊戲還是沒有完成,就在大多數的人都不知道有這款遊戲的狀況下,陳先生的公司結束了營業。趙先生從朋友那邊聽到這個消息,除了慶幸自己早在一年前就離開了那間公司,也為當初浪費在那裡的時光感嘆不已。不過據說陳先生認為他的遊戲會沒有辦法完成,都是因為趙先生拋棄了公司的關係,如果趙先生當初沒有離職繼續堅持下去,這款遊戲一定能夠完成並且可以創造出非常亮眼的成績。聽到陳先生有這樣的說法,趙先生更是確定自己當初的離開並沒有錯,這樣的人不只不應該為他工作,就連朋友都當不成。

 

 

到底是趙先生有理?還是陳先生有理?銀狐相信看這篇文章的人會有自己的想法。不過寫這段故事並不是要讓各位來評論誰有理,而是要告訴大家『職位越高責任越大』這件事。當您在工作上爬到更高位階的時候,不要忘記你要背負的責任也就更多。如果你是公司的老闆,那麼你所背負的不只有公司的成敗,還有公司員工這許許多多的家庭,別忘了你的決定會影響這麼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