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優/任天堂事件的一點點看法

前一週星期五(7/22)的下午,朋友傳來了一個連結,打開一看是博優老闆娘(自稱任天堂阿媽)的曾愛玉女士委託律師通知媒體,說任天堂不顧商道枉顧台灣消費者權益,遺棄了任天堂阿媽。這麼『連續劇』般的新聞稿自然引起銀狐的注意,所以就忍不住仔細的看了看這篇新聞稿。

這篇新聞稿一出,網路上立刻出現鄉民各種不同的意見。有很多人認為「代理商做得不好換掉是應該的」,也有人認為「任天堂欺壓台灣廠商」。無論這些意見如何,其實都沒有講到問題的核心,那就是到底博優和任天堂是什麼樣的關係?鄉民們的言論其實只是情緒性的發洩,如果博優真的有合約保護,那麼就算鄉民們再討厭博優,博優也有權力保護自己。而某個『國內最大嘴砲網站』在當時新聞的標題還用上『始亂終棄』這種娛樂新聞型的標題,看了實在是讓人搖頭(後來該網站把新聞標題換掉了)。

為了瞭解實際的狀況,銀狐很仔細的看了這篇新聞稿。不過看完這篇新聞稿,銀狐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到底當初任天堂和博優簽了什麼合約?」因為這畢竟是商業行為,就算任天堂真的不顧博優這三十年的合作,還是得看當初雙方到底簽定了什麼樣的合約。況且博優的這篇新聞稿中只用『合作』這樣的字眼,而且新聞稿中充滿的都是裝可憐的用語,更讓人不禁懷疑到底雙方有沒有任何合約存在。在當時銀狐就對朋友說,如果今天博優手中沒有合約,那麼在這邊裝可憐是一點意義都沒有的;就算有合約,也要看合約裡面是怎麼寫的,任天堂是否有更換代理商的權利。在新聞稿沒有提供足夠的情報,當時銀狐的想法是等到週一記者會時再看看狀況。

星期一博優的記者會正式召開了,由於銀狐並不是相關人員,因此沒有擠到記者會去湊這個熱鬧。因為銀狐心想這麼大的記者會,總會有人詢問合約的內容吧?很不幸的,在記者會後媒體刊出的新聞/播出的影片幾乎都只是在轉述博優的說法,到底任天堂有沒有違反和博優簽定的合約?甚至到底任天堂有沒有和博優簽定合約這事,在這些新聞以及畫面中幾乎都沒有提到。其中中央社的新聞是這麼寫的:

因為別家的新聞都沒有提到這點,因此銀狐無法斷定這是事實還是中央社寫錯了。不過若是中央社所寫的這段是真的,那麼博優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立場對任天堂提起訴訟,在沒有合約的保障下,就算任天堂曾經口頭承諾,被換掉或是中止合作關係也一點辦法都沒有。本來銀狐想找找其他媒體,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相關的證據,不過卻只看到一堆成為『傳聲筒』的媒體,不但沒有把問題問清楚,反而還站在博優那邊,幫助博優扮演『被害者』的角色。而這場『日本人欺負台灣人』的戲碼,除了想挑起民粹之外並無助於說明真象。

就和銀狐前面曾經提到的一樣,不管今天大多數鄉民對於博優的評價是好是壞。如果今天博優的手中真的有和任天堂簽定的合約,而且目前任天堂也明確的違反了合約,那麼博優絕對有權去爭取博優應有的權利。當然就算是真的簽了合約,其中也有可能包含了某方可以單方面取消合約的條款(有從事過相關工作的網友應該都知道)。所以這個問題應該用『法』的角度來看,而不是用鄉民的角度、民粹的角度去操作。當然銀狐也不排除博優自知自己在法上站不住腳,所以才用這種裝可憐的戲碼,想靠新聞媒體來做不正當的操作。

果然就在博優記者會後不久,各媒體也收到了來自任天堂的說明:

任天堂官方的說法是任天堂從未對博優公司就任天堂商品,予以「未定期限之獨家販售」。換句話說,任天堂認為他們從來沒有給博優獨家總代理經銷權,因此任天堂要博優以外的公司合作本來就是沒有問題的。而也因為這樣,博優所宣稱的任天堂違反合約是否真的存在,就更讓人存疑了。當然,這是任天堂方面的說法,如果博優拿得出有效的合約,搞不好還是可以將案件翻盤的。

很多鄉民把Wii在台灣沒有網路的罪掛在博優的頭上,其實就銀狐個人的經驗,像是這種非常需要原廠配合的項目,其實的確有可能是任天堂不願意支援造成的。博優的說法是不是真的,我們當然無法證實,而這件事情也不應該用鄉民那種情緒性的方式去看,而是應該將合約攤出來才能知道事實的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