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行如隔山,有時候這山 … 有點高

我們常會聽到『隔行如隔山』這句成語,在教育部國語辭典中這句成語的解釋是「非本行如同隔一座山一樣的遙遠。比喻不了解其中甘苦狀況。」遊戲產業如此的光鮮亮麗,自然也吸引了許多行外的人士想要進入這一行。而這些行外人對於遊戲產業的認識不足,也冒出許多奇怪的想法。

自從去年銀狐離開前一份工作後,就有很多人想知道銀狐的下一步是什麼。熟識的朋友都知道銀狐有個計劃,想要幫有意願投入遊戲研發的公司成立新的部門或是新的團隊,因此這段時間內透過朋友的關係介紹了一些人和銀狐認識。這些透過朋友介紹的人,大多是遊戲產業以外的人士,因此有時談的狀況並不是很理想。

第一位出現的是某傳統產業的老闆(據說是搞房地產的),見面後銀狐才知道其實是這位老闆的小孩對遊戲很有興趣,而這位小開又剛好認識銀狐的某位朋友,所以就在這好幾層的關係下找上了銀狐。老爸打算拿錢出來讓小孩玩玩,因此想要和銀狐談一下。

「聽我家阿拜(小孩的假名)說,遊戲這行很好賺?」老闆問銀狐。

「嗯….這個嘛,要看怎麼做啦。做得好的的確滿賺錢的。」銀狐很小心的回答。

「我家阿拜說那個什麼公司每年都賺大錢。阿拜,你自己和他說啦。」老闆叫兒子自己來說。

接下來的時間幾乎都是銀狐和這位老闆的兒子在談,老闆只有某些時候會突然冒出個問題。原來這位兒子從學生時代就開始玩遊戲,之前也很沉迷《魔獸世界》和《天堂》等線上遊戲,從軍中退伍後有找過工作,不過都做得不是很順利。家裡覺得小孩不好好工作不行,於是想說小孩既然對遊戲有興趣,那麼就開間遊戲公司讓小孩去做他有興趣的事。

稍微談過一陣子後,知道他想要的是開一間代理遊戲的公司。銀狐個人的專長是遊戲研發的部份,不過對於代理遊戲相關的事務也瞭解一些,既然是朋友介紹的,於是就做個好人向老闆以及他的兒子介紹了一下關於代理遊戲要注意的事情。對於當時線上遊戲市場從Client Base的遊戲轉向Web Base的狀況,也稍微的提了一下。

「那我們能不能代理天堂那個遊戲,好像很賺錢?」老闆突然插了這一句話進來。

「現在天堂是遊戲橘子代理的。」銀狐回答。

「他們是獨家代理嗎?也給我們代理不行嗎?」老闆又問。

「嗯….應該是獨家代理,所以不行。」銀狐再回答。

「他們的代理權什麼時候到期,我們可以去搶。」老闆這麼說。

「我認為天堂代理權到期時,遊戲橘子會續約。」銀狐回答。

「那我們把遊戲橘子買下來好了。」老闆說。

「…..」銀狐。

後面又拉哩拉雜的談了很多事情,這一對父子對於遊戲產業的瞭解實在不是多。後來銀狐沒有去注意他們到底是不是真的開了遊戲公司,不過銀狐並沒有打算淌這混水,所以並沒有答應當初對方所提出的到他們公司擔任顧問的這檔事。

第二位出現的是某商用軟體公司的老闆,銀狐當年認識的某位遊戲公司程式後來轉業去做商用軟體,目前正在這間公司任職。由於該公司在商用軟體的發展有了些不順,老闆想要轉變公司的軟體開發方向,投入手機遊戲App的市場,因此透過銀狐認識的這位程式找上銀狐。

「那個Angry Birds就全世界賣了好千萬套對吧。」談了一陣子老闆突然這麼說。

「嗯,是沒錯,不過那是少數中的少數。」銀狐趕快打斷並且回答。

「做出這樣的遊戲,授權相關商品那賺得更多吧。」老闆繼續他剛才沒說完的。

「做Angry Birds這間公司在這之前做了很多款遊戲,也差一點倒掉唷。」銀狐好心的再提醒。

「那我們就照著Angry Birds做一個一樣的遊戲,這樣就不會失敗了吧。」老闆說。

「….」銀狐。

這位老闆對於遊戲App的市場也想得太簡單,雖然說Apple的App Store可以讓遊戲賣到全世界,不過相對的也代表著競爭的對手很多。像是《Angry Birds》那樣可以銷售到如此驚人套數的遊戲並不是很多,Rovio這間公司也不是第一款遊戲就大紅大紫。這位老闆只看到新聞媒體吹捧Angry Birds的內容,而不知道這背後有著這麼多的故事。

接下來又談了一陣子,銀狐才發現這位老闆以為做遊戲App可以像商用軟體那樣,看到什麼樣的軟體受到歡迎,就推出功能類似的軟體,然後以較低的價格就可以在市場上獲得基本的成績。這種模仿/抄襲的遊戲研發方式並不是銀狐所喜歡的,如果不做一些自己的改良或是調整,光是模仿和抄襲想要有好成績實在很難。

第三位出現的是某資訊相關公司的老闆,該公司原本主要的業務是和網路相關的硬體以及軟體架設的服務。或許是老闆看到新聞報導遊戲產業的營收覺得這一行有利可圖,因此透過了銀狐的一位同學找上了銀狐,想要讓他的公司新增遊戲開發的業務。

「主要的市場當然是華人市場。」談到了目標市場時老闆這麼說。

「你所謂的華人市場指的是中港台嗎?」銀狐要先確認老闆的意思。

「對,主要是中國市場,十幾億的人口很可觀。」老闆表示主要就是中國市場。

「不過中國市場有很多限制,台灣遊戲公司沒有辦法直接進去,通常是將遊戲授權給大陸公司來營運。」銀狐向老闆解釋大陸市場的狀況。

「伺服器放在台灣就好了,反正網路無國界嘛。」老闆不想把遊戲授權給大陸公司。

「那….宣傳和收費會很麻煩,遊戲營運總是要收錢吧。」銀狐點出海外營運最大的問題。

「開放信用卡付費不就好了嗎?」老闆好像覺得銀狐很呆,連這都想不到似的。

「….」銀狐。

繼續談了一陣子,銀狐告訴這位老闆想要靠這樣在大陸以外的地區來營運是有困難的,先不說收費方面如果只有信用卡會擋住多少付費玩家,這樣子在海外營運只要大陸官方發現,也很容易的就可以築起長城把遊戲伺服器給擋住。更何況少了當地的行銷和推廣,遊戲想要有好的成績是很難的。銀狐不知道這位老闆是否有聽懂銀狐所說的這些,不過談完這一次他就沒有再找過銀狐了。

去年年初離開前一間公司後,銀狐也花了些時間想想自己未來要做些什麼。看看自己的年紀也還沒有到可以退休的時候,如果真的有個舞台可以發揮,再做研發遊戲做個三五年應該也沒有問題。因此銀狐一方面整理自己對於遊戲研發的想法,一方面思考著自己是想要怎麼做。就銀狐個人的意願來說,會希望能夠找到一個想要成立遊戲研發單位或是研發小組的公司,銀狐應該有能力幫這間公司招集相關的人員,並且訂定制度、流程,讓這間公司的遊戲研發能盡快走上軌道。

當然,要有這樣的機會就不得不接觸一些原本沒有在從事遊戲研發的公司。部份對遊戲有興趣的老闆,真的不是那麼懂遊戲。就算懂遊戲,要說服他們願意投這麼大的資金和金錢來進行研發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的時候,難免會遇上一些狀況外的老闆,發生一些讓人啼笑皆非的狀況。不過這件事既然是銀狐要做的,為了找到一個這樣的舞台,銀狐會繼續努力下去。

  • 阿不幸

    今天隨便逛況,找到這個blog。我們年紀相仿,雖然背景不同,但職場現況差不多(也休息了一陣子準備再出發),彼此都加油吧!!

  • 老娼

    支持你的看法,加油

    • 老大,好久不見了呀。

  • 節省伯

    有錢人所思考的跟做事人所思考的果然是不太一樣啦,哈~
    要找到非常契合的投資者或老闆的確不容易,因為真正對遊戲產業瞭解的人可能都投入了,要不然也可能都跑得遠遠了~
    不過換個角度來想,跟有錢人談生意,不啻為走出一條特別道路的方法。如果運氣好的話!

  • vm

    要不要趁這段時間出本書之類的,一來可以增進大家對遊戲業的了解,二來也算有個收入。

    • 出書這種事,是要看出版社有沒有興趣。
      不然我也只能窩在這個部落格寫我自己想寫的呀 XD

  • seabook

    看到這篇心有戚戚焉…
    其實不只是遊系戒,很多產業都有一堆以為有錢就可以當老闆的人想投資淌混水。尤其台灣特別多這樣的人!

    這可能和我們古早時代家庭工廠的經濟背景有關…
    造成很多人人都能當老闆的錯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