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YouTube啟動實名制,談談網路創作者該受到的保護

最近YouTube開始啟動實名制,當使用者在YouTube上看完影片想要發表評論時,會跳出視窗詢問你是否要使用你的真實姓名來留言。Google官方的說法,這樣的作法是為了要將YouTube和Google+做更緊密的結合,使用者在啟用這個功能後,就可以將YouTube上的活動和Google+串連在一起。

雖然官方的說法是這樣,不過新聞媒體推測Google這麼做,除了一方面是要整合YouTube和Google的資源,讓Google能夠更進一步的發揮整體的效應;另一方面,則是打算藉由導入實名制的動作,來減低原本因為匿名性所造成的惡意攻擊或是網路上的言論霸凌行為。

有在網路上發表文章、照片或是影片的人應該都遭遇過被人留下惡意批評回應的狀況。雖然說我們可以無視這些惡意的評論,不過人非聖賢,看到這些惡意批評的留言難免會影響發表者的心情。況且有些留言者的言論之惡毒,不是單純的無視就可以消氣。這些留言者仗著網路可以隱藏身份的特性,躲在網路後面作惡,一直都是網路上很大的問題。

看看台灣某個號稱『華人最大遊戲社群』的網站,在這個網站上遊戲廠商提供的新聞,經常都會遭受到某些該網站使用者的惡意攻擊。這些使用者認為躲在網路後面發表言論就可以不用負責任,再加上該網站刻意的忽視這樣的現象,導致那個網站的官方新聞稿幾乎變成那些使用者發洩心情的場所。某些使用者的發言經常超越了言論自由的界限,甚至到了污陷或是破壞遊戲公司名聲的狀況。

如果再看看那個網站的討論區,裡面更是充滿了使用者之間互相攻擊的文章。某些人對於遊戲發表一點點的想法,某些和他意見不同的人使用惡毒的文字來反擊。原本應該是一個玩家間互相討論的空間,在官方長久以來放縱使用者發言的狀況下,根本變成一個嘴砲的空間。在這樣的狀況下,很多使用者放棄了在那個網站發表心得,也讓該網站討論區的水準越降越低。

不久之前在台北舉辦的GDC Taipei Summit中,來自Media Molecule(知名作品《小小大星球 (Little Big Planet)》的James Spafford以『以社群為本進行設計』這個主題進行演講(James Spafford的完整演講報導請看這裡),而其中就也提到了關於玩家分享的部份。James提出,在當初製作《小小大星球》時他們做了許多關於鼓勵玩家分享的設計,而經歷過一段時間的運作後,原本玩家可以針對其他玩家設計的關卡評分、寫評論、以及標示讚或是不讚的設計,到最後他們將之簡化為只留下『讚』的選項。針對這的作法,James的說法是:

  • Negative ratings do not encourage creativity
  • Too easy to use to grief people
  • Moved to a Facebook stance
  • If you don’t have anything nice to say, don’t say anything at all!

其中的第一條,負面的批評無法鼓勵創作,以及第四條,如果你沒有任何好話可以說,那麼就什麼都不要說。成為了《小小大星球》在操作社群,鼓勵玩家多創作的最基本原則。印象中,似乎也曾經有人問過Facebook的創辦人Mark Zuckerberg為什麼臉書上只有讚(Like)可以按,當時Mark Zuckerberg的說法是希望Facebook只提供正面的能量,所以才會只有讚的設計。

回到網路上發表文章、照片或是影片的這件事情上。許多惡意批評別人創作的人,事實上自己一點創作的能力都沒有,當他們在嫌別人的文章不好時,有沒有試著自己寫篇文章來給人看看?當他們在批評別人的照片不漂亮時,是不是有提供他們自己拍的漂亮照片呢?

如果今天這些惡意批評者只會躲在網路後面,藉由匿名的環境讓他們可以無所顧忌的發言時,實名制的出現似乎可以讓這些人現形。畢竟YouTube是一個靠網友發表影片而成長的平台,如果創作者被這些惡意批評者嚇得不再發表影片了,那麼對YouTube可不是一件好事,這或許才是Google要在YouTube上啟動實名制的真正原因。

  • to W :

    嘩,你一口氣寫了這麼多篇,請讓我用比較簡短的方式來回答。

    正如我回覆另一位所說的,實名制的作用是讓每個發言者對其言論負責,
    也許這不是最好的辦法,但就目前的網路生態,這好像是目前較佳的方式?

    雖然說事後的刪留言似乎可以達成同樣的效果,不過事實上傷害已經造成。
    在James Spafford的演講中,也提到原本有採用發表者可以管理留言的制度,
    但是最後這還是會造成創作者的負擔,所以最後官方還是決定將留言系統刪除。

    至於是不是沒有能力創作的人就沒有資格批評,就讓我說個小故事吧:

    有一位朋友有在寫影評,經常對國內的電影發表很強烈批判的文章,
    結果某次因緣巧合被某位導演找去參與了某些關於電影製作的工作,
    他才發現有些原來他認為很簡單、沒什麼大不了的工作是這麼的困難。

    並不是說沒做過什麼事的人就沒有資格批評,而是批評的方式要注意。
    我想這才是我所要表達的意思。

    而且正如我在回覆你的第二篇文章中所說的,
    如果我是這種創作平台的經營者,對我來說重要的是創作者,
    因此我也會選擇保護創作者而不是匿名者這樣的行為。
    站在這個角度,我認為支持實名制是沒有什麼不對的,你說是吧?

    或許我們對這件事的看法有所不同,不過還是謝謝你的意見。

    • W

      我並非反對實名制,但我不認為實名制是一種能夠歸類為「佳」的方式。
      前面也有人提到了,這是一個人能否對自己的言論負責的問題,所以無論是實名虛名,只要一個人無法對自己的言行負責,那就都沒有意義。

      平台負責人可以積極地設法遏止不負責任的情緒言論與負面批評到處流竄,但最該注意的問題不只是防治措施而已。

      我也認同你這邊補充說的,批評的方式要注意。批評不是單純情緒抒發而已,還得有所根據與道理,只是人性,應該說動物性,就是會避開麻煩與花時間的事情,無論那件事情有多麼要緊。

      同樣地,沒有能力創作,但至少要知道怎麼創作。
      我也認為這是批評要負的最基本責任。

  • DavBan

    親愛的銀狐,開門見山地說,這篇文章我覺得實在不優(對不起,讓您創作的動力受到打擊了)。

    這篇文章的結構如果是要談創作者應該多使用正面的能量來為自己的創意加分。就算是老生常談,我還是會覺得OK。但是如果要論的東西僅僅是為防創作者受到打擊所以該管制言論、該走向實名制、該恫嚇這些匿名者的話,那我覺得這種想法完全不可取。

    看了一段時間的文章、發言,我知道您常常看著砲文而感到不爽。但是「為防有人受傷所以管制言論」的做法「做為原則」對嗎?這種事情只能要求自己不能要求別人吧?如果這會是個道德原則,那基本上不用談什麼言論自由了。這種思想(不只是創作上而是在各種層面上)在我看來說不定比大放厥詞還來得獨斷呢。

    • 言論自由所謂的自由,應該是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為自由。
      實名制最重要的作用,是讓每個發言者對其言論負責,
      而不是躲在網路後面匿名亂砲,這實在稱不上自由。

      有個出版界的長輩曾經對我說過一段話:
      「如果有一句話是你當著這個人的面說不出口的,那麼這句話就算透過網路也不應該寫出來。」
      這句話您覺得有道理嗎?

      很多人認為網路可以隱藏自己的身份,因此現實社會中的禮教被他們丟到一旁,
      這種假藉言論自由的批評,不覺得是應該被阻止的嗎?

      不論如何,還是謝謝您的意見。

      • DavBan

        我比較好奇的是一個人在網路上面藉由匿名性暢所欲言為什麼不能算是自由?如果我們這樣輕鬆點單地將「躲在網路後面匿名開砲」的權利剝奪掉了,我們的社會將會損失多少良心和改正錯誤的機會。這個開砲是否是亂砲還是有其公評,我們不該在還沒發生前就先假定其為亂砲且毫無價值。

        「如果有一句話是你當著這個人的面說不出口的,那麼這句話就算透過網路也不應該寫出來。」這句話我有點保留。

        如果是說如果有一句話是你當著這個人的面說不出口的,「那麼這句話透過網路寫出來之前請三思」的話我會覺得很不錯。

        然而不論如何,這句話不論是您轉述的或是我修改的內容。我都只認同它作為「個人的道德命題」。我可以這樣要求、期待我自身。但是如果別人沒有辦法做到他是否有道德失誤還很難說。即使有道德失誤,也不代表他該因此受罰或是受到重罰。

        一個不能有情緒發言的社會或是環境,其實是偽善的。我同意很多謾罵言之無物,但是我也贊成為此假裝他們不會存在並認定其毫無價值。

        對我來說真正有問題的點在於這種為防他人造成傷害所以我們「預先還手」設定體制讓他難以施展的正當性何在。這種假借保護而行的管制,不覺得是應該被阻止的嗎?

        不論如何,也謝謝銀狐的雅量讓我在這裡大放厥詞。

  • W

    先回投下的老骨頭先生:

    重新看了一次全文,我相信我並沒有誤會銀狐的意思,我比較擔心的是你誤會了我的意思。
    你提到的「我沒做過XX不代表我不能批評XX」的這種爛人著實不少,但我並不是要為這種爛人進行辯護,我要說的是,惡意批評的傢伙並非沒有創作能力這麼單純的問題,而銀狐的說法很容易延伸出「那麼是否沒有創作能力的人就沒有批評的資格」的節外生枝問題

  • W

    結論的地方我有一點意見。
    雖說有很多趁亂亂批評的傢伙,但也有一種人是在批評方面很專精,卻無法創作的。
    批評的能力與創作的能力彼此之間並沒有直接的關連性,一個好的批評家不代表會是個好的創作者。要拿「做不出好作品」來當作該人批評是否可信的根據,我認為這個說法有問題。

    另,不管是以實名或ID留下批評,背後真正的問題是「對自己的言論負責」的基本道德與人性問題。使用實名留言,是逼人必須背負一個與自己難以切離的名字以作為責任,雖說這種作法必然有其效果,但更嚴重的問題是在實名與虛名之後的。

    • 我相信聰明的人分辨得出來什麼叫惡意批評,什麼叫良性的建議。
      很多惡意批評者並不產出任何創作,只是單純的漫罵和叫囂,
      這種人在實名制之下因為其言論可能要承擔後果,會選擇躲起來不發言,
      至於良性的建議,通常用字不會那麼尖銳,我相信建議者不會擔心自己的建議引發糾紛。

    • 再補充一點,如果你是平台的建立者,
      你會希望平台上出現的是許許多多也許不成熟,但可能有一天會長大的新創者,
      還是希望平台上那些不成熟的創作者被某些匿名的人攻擊到退出創作的行列呢?

      個人認為不回應、不點讚,就已經代表了觀眾的意見,
      不需要靠惡意的回應來表達個人的意見,
      這才是本文引用 James Spafford 那段演講的原因。

    • 老骨頭

      回覆樓上的W先生:

      我想你是誤會了銀狐所說的意思,
      有很多人常拿「我沒拍過電影不代表我不能批評電影」來當做在網路上罵電影的藉口。
      不過單純的罵『爛』那不過是種情緒的發洩,根本不算是評論,
      銀狐所指的應該是這一類的吧。

      P.s.如果你看完整段James Spafford演講的內容,瞭解LBP針對這方面的修改,
      應該更能瞭解銀狐的意思吧。

      • W

        然後我剛剛才注意到留言區塊的右上角可以直接在留言下面接著回,不小心把回文發到上面實在是很抱歉。

        接續創作能力與批評資格說下來,我用能力與資格的對比並不好,因為在惡意批評這方面,真正的問題是有沒有批評能力的問題。
        只要實際接觸過一個作品,自然就有對作品批評的資格,但是有這個資格不代表有那個能力,而惡意批評就是這些空有資格沒有能力,甚至沒有資格也沒有能力的傢伙所帶來的結果。

        這邊就是接著回銀狐說的,聰明人可以分出良性與惡性的批評,誠然如此,但現實是聰明人永遠比較少,而且多半懶得花時間在惡評上,頂多一句不置可否就可以了結事情。但是在聰明人這麼作的同時,也就讓這種不置可否變成了沈默的少數,於是,先咆哮後跳躍的顯眼惡意批評就變成了平台建立者的大問題了

        • W

          不回應不點讚確實可以表達觀眾的意見,但現實是並非所有人類都有對不認同的作品「不置可否」的雅量--因為是作品所以還可以用雅量,如果是別的事情就得另外考慮了--而更多的是絕大多數的人類,都比較願意花上不到半秒的時間去進行純粹情緒表達的咆哮跳躍,而非多花三分鐘去進行的邏輯思考。
          所以這就又回到我前面講的,有資格不代表有能力,如何篩選出有能力的,這就是問題所在。
          最簡單的篩選方法就是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發言負責--我們到底是什麼時候變成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得為自己的發言負責的狀況了?--

          而實名制就是讓每個人為自己的發言負責的方法之一。不過這是「齊之以刑」,最多得到「民免而無恥」的結果而已。
          這不是最好的方法,但至少是有效的方法,不過除了有效的方法之外,更根源的問題也是不能忽略的事情。

          • W

            由於後面有點扯遠了,這邊我再拉回我最初回覆的內容。
            我之所以那麼說,是因為看見銀狐的說法裡有點不夠周確,要叫惡意批評的人拿出一點成績來給人看是不可能的,也是無用且無力的反擊,而且還會很容易延伸出「批評資格有無」的問題,然而這裡真正的問題是「批評能力的有無」,我並非反對銀狐的說法或是說他說的不好,而是指出一個我看見的弱點。
            我們不可能阻止只想也只會發洩情緒的惡意批評發生,但是至少可以阻斷所有讓這類人士有機會見縫插針的合理弱點。

            • W

              至於要對抗惡意批評,除了實名制、刪除留言之類的方式,那些真正擁有批評能力的人鳴鼓而攻之也是一招,只是聰明人通常不會選擇淌進泥水裡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