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產業歷史故事【28】花錢買教訓的失敗投資經驗

在這個『遊戲產業歷史故事』中,銀狐曾經寫過許多關於台灣遊戲產業以往曾經發生過的故事。其中許多的故事都是來自於業界朋友的提供,為了保護提供故事的人或是故事的主人,部份故事細節銀狐都稍作修改。今天要說的這個故事,發生在銀狐自己身上的,是個花錢買經驗的故事。

這件事發生在很多很多年以前,那時候台灣的遊戲產業已經從單機遊戲進入線上遊戲的時代。市場上除了少數的線上遊戲是台灣自己開發的,大多數都是代理韓國廠商開發的遊戲。相較於台灣遊戲產業進入線上遊戲的腳步,當時的韓國遊戲產業已經投入線上遊戲的市場很多年,韓國國內市場的競爭相當激烈,所以韓國遊戲廠商很積極的開發外銷市場。

銀狐有位朋友(以下就稱他鄭先生吧,當然這是假名),當時在台灣某間有代理韓國線上遊戲的公司裡工作。銀狐和這位鄭先生以及幾位朋友經常聚會,在聚會中經常會談到關於遊戲代理的業務以及遊戲公司經營的相關事情。鄭先生對於代理韓國遊戲這一塊因為有許多實務經驗,提供了銀狐許多關於這方面的知識。

有一次聚會的時候,鄭先生提出了他想要離開現在的公司,自己出來開遊戲公司代理線上遊戲來營運。鄭先生在之前的公司待了一年多,據他表示在這段時間內已經累積了一些人脈,他打算透過這些人脈去韓國簽一款新的遊戲,靠這款遊戲在當時線上遊戲很熱的台灣遊戲市場闖出一些成績。

鄭先生對銀狐這些朋友表示,他自己和家人會拿出五百萬來成立公司,不過他希望有興趣的朋友也來投資這間公司,這樣當公司成功了之後大家可以共享成果。當下銀狐並沒有表示願意出資,因為銀狐認為自己對於代理遊戲的相關業務瞭解並不夠,自己的專長是在遊戲研發這方面,所以對於投資這間公司的事情並不是那麼有興趣。

隔了幾天的一個晚上,鄭先生約了銀狐出來談事情。鄭先生拿出他規劃的公司未來發展方向,以及目前同意投資的幾位朋友的名單,遊說銀狐也加入這個創業的行列。銀狐很委婉的告訴鄭先生,自己比較有興趣的遊戲研發,況且目前也正任職於某遊戲公司,實在不方便涉入其他公司的營運事務。

鄭先生告訴銀狐,他成立這間公司代理遊戲只是第一步,他認同銀狐所說的『擁有研發實力才有未來』的說法,因此他也希望在公司運作上了軌道之後,能夠不要只有代理遊戲的業務。到時候也希望能夠成立遊戲研發的單位,等到那個時候希望銀狐能夠幫更多的忙。

在這之後銀狐和鄭先生又談了幾次,銀狐把自己認為遊戲公司投入研發需要注意的事情都說給鄭先生聽,同時鄭先生也不斷的向銀狐說明他所規劃的公司會如何的操作代理遊戲。在鄭先生的多次遊說後銀狐也覺得這事似乎可行,於是拿出了一筆資金成為這間公司的小小股東。

雖然銀狐成為那間公司的股東,不過銀狐自己也有工作要做,因此投資了之後也很少去關心目前的進度如何。在這裡銀狐犯了一個大錯,銀狐雖然不是很懂代理遊戲的相關業務,不過挑遊戲的部份應該要多涉入一些才對。結果等到銀狐知道的時候,鄭先生已經透過他前一間公司的韓國關係簽下了一款遊戲。

等到銀狐看到這款代理的遊戲時,鄭先生已經和韓國原廠簽了約。老實說,當時在銀狐面前的是一款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線上遊戲,韓國原廠表示目前只是測試版,還有很多功能會陸續完成並更新到遊戲中。鄭先生非常的相信他那位韓國友人,因此堅信對方不會騙他。而銀狐對於韓國原廠所提出的更新計劃則是表示質疑,擔心這些會變成空頭支票。

遊戲合約都已經簽了,這時候再和鄭先生爭執遊戲的好壞也已經太晚了。於是銀狐把自己的不滿放在一邊,提醒鄭先生必須要盯緊韓國原廠的開發進度,某些重要的更新項目一定要如期完成,這樣的遊戲推出在市場上才有競爭力。鄭先生表示韓國原廠不會跳票,他相信只要這些項目準時完成了遊戲就會很完整。

就這樣又過了一段時間。一天銀狐在翻閱新收到的遊戲雜誌時,發現雜誌上有那款遊戲的報導。從文章的內容來看,這樣的內容應該是廠商提供給雜誌的公關稿。同時在當期的雜誌上,這款遊戲也已經刊登了廣告,廣告上打出的遊戲封測日期就在大約一個月後。銀狐為了瞭解狀況,當天晚上特別撥了通電話給鄭先生。

「我看到雜誌的報導了,遊戲已經準備要上了嗎?」銀狐問。

「嗯,預計下個月就要進行第一次的封閉測試了。」鄭先生很爽快的回答了銀狐的問題。

「那麼當初說要完成的更新進度都完成了嗎?」銀狐再問。

「目前還沒有。不過原廠表示下個月的封測應該來得及。」鄭先生回答。

「有那些部份目前已經完成了?」銀狐再追問。

「這個在電話中很難說清楚,你要不要來公司看一下?」鄭先生要銀狐直接到公司去看。

鄭先生這麼說,於是銀狐第二天下班就跑去公司看了一下,利用公司內部的網路連上測試伺服器試玩了一下。不看還好,這一看發現了一堆問題。韓國原廠雖然有更新了一些項目,不過老實說那些都是無關緊要的項目,真正和遊戲耐玩度以及玩家社群相關的機制幾乎都還沒完成。舉例來說,遊戲中雖然有公會的設計,不過公會只是個空殼,完全沒有辦法達到讓玩家組成社群的效果。

看過遊戲的狀況後,銀狐很直接的告訴鄭先生自己的看法。銀狐認為遊戲若是沒有準備好,千萬不要這麼草率的就上線。但是鄭先生對於銀狐的看法並不認同,他說遊戲永遠都沒有準備好這回事,根據他以往的經驗,遊戲可以上線之後再靠不斷的更新來留住玩家,不斷的延後遊戲上線的日期並不是好方法。

當天晚上銀狐和鄭先生談得並不愉快,兩個人各自都有各自的看法,在遊戲怎麼樣才叫作準備好,什麼樣的狀況可以上線開放測試這幾件事情上,銀狐和鄭先生都有不同的想法。鄭先生表示相關的行銷和宣傳都已經安排好了,現在就是要讓遊戲上線開放測試,然後靠著後續的更新就可以了。

遊戲在一個月後開始了封閉測試,然後在封閉測試的兩個星期後進入開放測試,接著遊戲宣佈正式開始收費營運。相關的行銷宣傳活動照著鄭先生的安排一步步的進行,雜誌上的廣告、專題報導、攻略資料也搭配著遊戲的營運陸續的釋出。從討論區的人氣來看,遊戲雖然沒能壓過那幾款熱門的遊戲,不過在新推出的幾款遊戲中成績還算不錯。

當初銀狐所擔心的韓國原廠的配合度,在遊戲封閉測試到開放測試的這段時間倒是沒出什麼狀況,約定的更新以及改版都有順利的推出。不過在遊戲開始收費後,韓國原廠出了一些問題,部份的員工跳槽成立新的公司,影響了這款遊戲後續的開發進度。也因為這樣,遊戲的在線人數隨著遊戲更新變得緩慢開始下滑,遊戲的營收自然也變得不理想。

幾個月後,銀狐和股東們到公司開會,鄭先生將公司的財務報表給大家看。那款遊戲因為韓國原廠的關係造成後續的更新跳票,遊戲只維持了一個月的好成績。報表上可以看到,遊戲進入第二個月之後營收大幅下降,因為遊戲的營收不佳,造成公司連續幾個月都陷入了虧損的狀況。

鄭先生表示目前公司的狀況撐不了幾個月,他希望所有的股東都能再拿錢出來投資。他說韓國方面表示遊戲後續的更新狀況會改善,只要後續的資料片順利的推出,公司再做一波行銷和宣傳就可以把在線人數拉上去,遊戲的營收就會重回到第一個月的水準。銀狐對鄭先生表示自己需要一點時間考慮,過幾天再給他答覆。

回家之後,銀狐好好的思考了這件事。這段時間和鄭先生的相處,讓銀狐發現他是個很堅持自己意見的人。當然鄭先生是公司的大股東,他有權力決定公司要怎麼做,不過像他這樣堅持己見不接受別人意見的作法,讓銀狐對於再投入資金到這間公司的意願也變得很低。

想清楚之後,銀狐撥了通電話給鄭先生,告訴他銀狐沒有辦法再拿錢出來投資。當然銀狐並沒有告訴他自己不願意拿錢出來的原因,只告訴他目前手中的錢都已經綁死了,短時間內沒有資金可以拿來投資了。在這之後,銀狐就很少涉入這間公司的事情。

據說後續鄭先生和幾名股東還是再拿出了一筆錢,不過韓國原廠的保證再一次的跳票,遊戲後續的更新並沒有如期推出。而遊戲的在線人數持續不斷下滑,每個月的營收也越來越低。股東們增資的資金並沒有讓公司起死回生,那一年的年底結束了那款遊戲的營運,公司也關門打烊了。

從那次之後銀狐偶而還有在遇到鄭先生,不過銀狐和他的關係已經沒有之前那麼好,通常只是打個招呼點點頭而已。以往那種聚在一起談遊戲的時光,再也沒有出現。對於銀狐來說,當初的投資就當作是買個教訓,沒有能夠和鄭先生談得更仔細就投資也是自己的錯。

  • yehnan

    非常喜歡你寫的遊戲產業歷史故事,總能讓我回想起以前的日子。

    • 謝謝支持.
      以前的意思, 是 …. 曾經待過遊戲產業, 現在轉行的意思嗎?

      • yehnan

        呃,不是,我沒有待過遊戲產業。
        我是想起以前玩遊戲的日子,那時會仔細閱讀各種遊戲相關雜誌,各種新聞消息,現在拜讀你的文章,會有"原來如此、原來發生了那樣的事件啊"的感覺。

        • 喔, 原來如此.
          產業裡發生的很多事的確不是外面人這麼容易知道的呀.

          • yehnan

            有一本書叫"圖解電子遊戲史(High Score!: The Illustrated History of Electronic Games)",或許您可以考慮出一本台灣電玩史:)。

            • 這種黑暗的歷史, 沒有出版社有興趣吧 (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