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夜 – 領養,不棄養

動物保護法第12條第七項『收容於動物收容處所或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指定之場所,經通知或公告逾十二日而無人認領、認養或無適當之處置。』

對於這些被送到收容所裡『收容』的小動物來說,這個公告後的十二日,可能就是牠們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日子。因為根據統計,被送到收容所裡的小動物有超過九成以上沒有被人認養,有一些是在期限到了之後被安樂死;而有一些則是根本活不到那個被安樂死的日子。

十二夜_橫幅

原本在看過《十二夜》的預告後,我是不打算進電影院看這部影片的。因為光是預告片的片段,就已經看得讓我快要哭出來了,擔心自己無法在電影院中堅持不落淚。原本我的想法是既然沒有辦法進電影院用實際的行動來支持這部影片的票房,我還是可以用捐錢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支持。不過,當我看到九把刀以及本片導演Raye在上電視宣傳本片的說法後,我改變了主意決定進電影院親身表達自己支持這部電影的立場。

九把刀在宣傳這部影片時曾經說「你當然可以不用透過看這部片,證明你才是一個愛狗的人,但你看完這個電影之後,你會有一點沈重,但這個沈重是責任感,看完電影後你知道社會上有這樣子的問題,走出戲院之後,從一個愛狗的人,變成一個愛狗但又可以去實踐它的人。」

身為一位『自認』的愛狗人士,因為自己的工作以及生活型態無法全心全力的照顧寵物,因此就算自己有多喜歡狗,也一直不敢養狗。因為我知道,當你今天決定要養一隻狗,也就同時承擔了要照顧牠一輩子的責任。如果沒有扛下這個責任的決心和毅力,那麼就不要因為自己一時的衝動而養狗,這樣對於自己以及狗兒都是不好的。雖然自己無法養狗,但是絕對是支持這部影片所要傳達的『領養,不棄養』的這個主張。

在做好了精神方面的武裝後,昨晚我踏進電影院看了這部影片。影片沒有多餘的對話和旁白,只有忠實的紀錄著在收容所裡一天天發生的事情。雖然少了旁白讓影片的催淚威力小了不少,不過從第一夜到第十二夜的過程中,我的眼角還是不斷的湧出了淚水。而部份收容所裡殘酷的影像,更是讓我在看電影的過程中需要不斷的深呼吸讓自己能繼續看下去。

狗狗雖然不會說話,但是牠們的眼神卻能夠傳達牠們的想法。當你望著一隻狗的時候,彷彿可以從牠們的眼神中看出牠們想要表達的意思。就像是影片中那隻名叫白狼的狗,當星期天有許多想要認養狗狗的人來到收容所時,牠總是用渴望的眼神望著人們。不過,大多數的人都想要認養小狗,因此白狼永遠都只能望著人們的背影。

本片導演Raye說「我們拍這部紀錄片,目的不是要惹你哭,我們希望牠們的故事能夠被看見,就像收容所的志工告訴我的:在收容所哭從來不是可恥或奇怪的事,但眼淚對牠們來說一點用都沒有,不如打起精神為牠們做些什麼!」

是的,在那邊罵收容所不人道、在那邊罵政府的法令規定有問題,其實都沒有真正面對到問題的焦點。如果不從問題的源頭也就是流浪動物是從那裡冒出來這一點上去解決,那麼根本沒有解決問題。人類的愛心可以拯救這些流浪動物,但也正是某些人類的無情所以才會有這些流浪動物。而人類的棄養,才是造成流浪動物的主要原因,如果人類在決定養寵物的時候無法瞭解自己所要背負的責任,那麼十二夜的悲劇只會持續發生。

有朋友說,他很擔心許多人看了這部影片之後衝動的去認養動物,結果一段時間之後發現自己沒有辦法照顧寵物,於是產生另一波棄養潮。對於這件事,我的看法是如果有人這麼做,那就代表著他沒有看懂這部影片所要表達的意義。如果有人真的這麼做了,那麼錯的不是這部影片,而是這個看了影片還棄養寵物的人。今天這部影片只要能讓更多人領會到它所要表達的意義,那麼這部影片就有其存在的價值。銀狐在這邊也要當個宣傳者,期望有更多看到本篇文章的人也能進電影院觀看這部影片,將影片的意義傳達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