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e Bye, 信喵公

算一算從日版《信喵之野望》開放測試到現在也差不多快兩年了,而銀狐在《信喵之野望》這款遊戲裡的冒險也隨著台版的開放,從日版的舞台轉移到台版。不過一款遊戲再怎麼好玩,也總有

人品不好

在《魔獸世界》中有許多的節慶活動,大多數的節慶活動都會設計有『推王』的相關成就。對於個性孤僻、不喜歡和人組隊的我,這一類的成就通常都只有選擇放棄。因為不喜歡上線就在那邊

古拉巴什競技場

隨著《魔獸世界》資料片《巫妖王之怒》的開放,大多數的玩家都隨著資料片一起轉戰北裂境去了。 對於一向不喜歡湊熱鬧的銀狐來說,這個時候去北裂境擠、去北裂境搶怪是絕對不會做的

女王不見了

自從《魔獸世界》開放了成就系統後,許多人為了追求成就系統中的成就,就努力的去完成某些目標 (我也是其中一位) 。

砍掉重練

應該是我天生個性龜毛的關係,在玩遊戲時經常會發生砍掉重練的狀況。在《魔獸世界》的成就系統還沒有開放前,為了要讓自己的角色能夠解到每張地圖的每個任務,我曾經把網站上的任務

君子報仇,十級不晚

一如往常,孤僻的我孤僻的又開啟了魔獸。 自從那個不插圖騰的薩滿升上了70級,少了升級經驗值的誘因而很久沒上線;自從那個不潛行的盜賊到了外域,因為裝備不好打起怪很痛所以暫

哎呀,升上 70 級了

自從上一次被朋友嘲笑魔獸的資料片開了這麼久都沒有去外域逛過,一轉眼又過了一個多月,想想自己也該到外域去開開眼界,於是把那隻升到 61 級後就躲回原本地圖的薩滿開到外域開